秋月纪行:Allegrini

有风吹过,从Garda湖来。

经过朋友们的协调帮助,Allegrini酒庄的拜访终于成行。与其说是参观酒庄,更根本的目的倒是去参观名田La Poja。于是,一早如约赶往Fumane。沿小路盘旋,地势渐升,在经过了一条长长的石墙后,Villa della Torre的大门出现在眼前,红铜色的小标志就是Allegrini家的标志。

走过正门前的一小片葡萄园到达主建筑的入口。

由于搭我们去田里的车还没有到,索性在庭院里多呆一会,欣赏早上微妙变化的阳光。一扎长的松针带着螺旋状的纹理,变黄后一根一根从树顶落入草坪,掉在椅子下面。随手捡来就像小孩用的发簪,十分精美。

休息区上定制的长桌,居然是仿官窑工艺的整张陶瓷桌,釉色青灰,开片自然,不知是产自中国哪个地区。

正在闲玩,我们的导览告诉我们,车来了,可以出发了。原来是在等一台四驱车,怪不得。

Elisa开车载我们向La Glora和La Poja的所在地Sant’Ambrogio村前进。La Poja是一块我曾经听闻的田地,非常希望去参观。根据之前路过村合作社时看过的地图,我知道大致是正在向西行驶。Elisa介绍说,我们所在的Valpolicella Classico区域是由五个村子构成,Fumane位于五个村子的正中央,另外四个村子分别是Negrar,Marano,Sant’Ambrogio和San Pietro di Cariano。

停好车,我们一行开始向山上走。初经过一些田地时,Elisa告诉我们这些是别人家的田,他们的田还在上面。可以看到葡萄已经开始转色,接近收获。上山路上,Elisa介绍,在Vapolicella主要种植的是五种葡萄,Corvina,Corvinone,Rodinella,Molinara和Oseleta。其中Corvinone曾经被认为是Corvina葡萄中的一种变异品种或者生物型,果实略大一些,而事实上新的研究指出Corvinone和Valpolicella地区的几乎所有其他品种都没有亲缘关系,是个独立的品种。其实葡萄品种从外观上并不是那么好分辨,即使果穗外观相似的品种也可能是完全不同的,很多的时候还要看叶子。当然,严格上来说,这也远远不足够。

话说之间,我们已经走到了La Glora田边。左手还是别人家的田,采用传统的Pergola架型;右手则是La Glora采用的是Guyot和Cordon两种方式。Elisa为我们介绍,可以很明显的看到传统的Pergola方式的产量比新式的架型高很多,当年Giovanni先生为了提高质量将原有的种植方式转变为了低产量的Guyot和Cordon方式、应用绿色采收控制产量,在那时的Valpolicella是先锋之举。

仔细来看,La Glora的田地里明显多了些白色的钙质石块,和之前看到的壤土为主土地有所区别。

在田间,我们遇到了几束粒小色黑、颗颗分明的果实,看起来坚实而紧凑。这是Oseleta。这个品种在Valpolicella很多酒款中以很小的比例起到重要的作用,提供颜色和骨架坚实的单宁,让混酿后的成酒更有质感。在目前出品的La Glora中即是90%的Corvina加上10%的Oseleta。顺便提到,La Glora在Giovanni先生的年代,甚至还曾经有部分Syrah作为混酿的构成,而今天的种植密度下,果味更加浓郁,已经不再混入Syrah了。

在La Glora田间的道路南侧,零散生长着一些橄榄树。得益于Garda湖的存在,这里虽然身处内陆,却有着类似地中海式的气候特征,冬季也不过分寒冷,这些橄榄树就是很好的说明。这片多石的山地葡萄田曾经在追求产量的年代被遗弃,在Giovanni先生重新买入后才恢复种植。在坡地的某些断层处,我们甚至可以直接看到几米厚的白色钙质土。

在La Glora西边几米外的另一块田头,一簇颜色鲜艳的果实出现在我们面前。这是Molinara,近年来已经在逐渐失去种植面积,大致原因是因为葡萄的颜色和味道都偏浅淡,不容易酿出深色味浓的酒,不如其他葡萄的容易被人喜欢。但此刻在阳光下,却是这么的活泼,晶莹剔透,透出一股收获的欢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