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月纪行:Quintarelli

走下深深的台阶,我更愿意用深邃来形容这个酒窖。这可能是我造访过的最寒冷也最一尘不染的酒窖,甚至说,比起一般的画廊,更像一个画廊、美术馆。酒窖大概位于地下二层或者是三层的位置,深暗的环境里,只有巨大的雕花木桶上设有追光,瓷砖和水泥地面区分出区域的功能,极简主义的家具如天生的雕塑一般陷在一束白光里。

我见过很多木桶,但Quintarelli家的木桶无疑是特别的,每个木桶就如刻满古埃及象形文字的纪念碑一样,在微微弯曲的桶面上刻上一个又一个画面,讲述着村子和家族的过往。这是关于一个家庭在这里生活的故事,也是一代人在这些山谷间酿酒的故事。

1927年,Giuseppe Quintarelli先生出生在ValpolicellaNegrar村,是家里最小的儿子,并在之后的岁月里随父亲Silvio参与家庭葡萄酒事业,直至1950年,正式接手了酒庄并开始一系列的摸索和改进措施。

从桶壁极厚的Slavonian大木桶,陈年时间的推敲,到酒瓶和酒塞的使用乃至对酒标的设计,Giuseppe对提升酒厂中每一个细节的质量都付出了不懈的努力。这些作品后来被David Gleave MW概括为“传统而没有缺憾”,恰如其分。除此之外,在1985年之后,Giuseppe也尝试引种了Cabernet SauvignonMerlotCabernet Franc等国际品种,甚至也包括Nebbiolo这样最难于种植的意大利本土品种,并以自己的Bianco Secco对于在Valpolicella地区酿造干型白葡萄酒进行了尝试,开一时先河。在上世纪中叶那样一个经济困难的年代,Giuseppe关注质量的观念看来或许不切实际,但是对自己信念的忠实和身体力行的果敢如同老枝上抽出的新芽,滋养和鼓励了新一代的酿酒人,其中就包括Zyme的创建者Celestino Gaspari先生和Dal Forno的掌门人Romano Dal Forno先生。

Giuseppe先生与太太Franca有四名女儿,他们成家立业后,Quintarelli家族开支散叶。我们见到的阿姨的就是Giuseppe先生的大女儿Fiorenza,也是Francesco的母亲。Fiorenza女士在2010年成为了酒庄的庄主并和家庭成员,丈夫Giampaolo先生以及两个儿子FrancescoLorenzo,一同继续父亲的工作。此刻带领我们姑娘Alice则是Francesco的妻子。

穿过酒窖区域,Alice又带我们进入另一条步道。几缕白光下,时间在灰色的空间里就像被抓拍了一张快照,在我们与通道尽头的另一只老木桶之间停顿、罗列下来,恍若把每个瞬间都呈现给我们看。

那些在酒窖里被捕捉的瞬间停留在酒窖里。每张照片,都像链接了另一时空的门扇,好像只要轻触,历史就会再次打开、变得鲜活起来。

那些伟大而普通的作品已经不知道在这里沉睡了多久,沉积着当年的尘土,封装着曾经的风雨和喜怒哀乐,执着与宽容。

走过步道,我们到达了品鉴的房间。意料之外的,Alice又开始为我们倒酒。

  • 2008 Valpolicella:经由Ripasso工艺,大桶陈年6年,呈现各类树叶、木材和葡萄干的香气以及细致坚实的单宁。

  • 2005 Rosso del Bepi。因为冰雹等原因,这个年份没有生产AmaroneCorvina, CorvinoneRodinella的混酿,经过8年的大桶陈年带来盛夏树叶、桉树、香草和紧致的单宁。
  • 2007 Amarone:多次采收,一月压榨,历经八年大桶陈年,一月装瓶,新酒。木香、枣、无花果干、干邑般的氧化气息以及侧柏、香草和渍西梅干的香气,收尾如香水芬芳。
  • 2006 Alzero: 因形如堤岸的山坡而得名,20%Merlot,其余Cabernet SauvignonCabernet Franc各半,用Amarone相同工艺酿造。青椒、熟蜜,质感有力的单宁。

另一支Amarone2000年份。

Quintarelli的酒标具有手写的特殊样式,实际上这些酒标确实是手写定稿的。在我们品鉴之余,Alice拿来了整本的旧版酒标底稿。从年代,装瓶到酒精度的记录方式,这些原稿清晰地记录了那些重要的历史事实。

一个有关“秋月纪行:Quintarelli”的想法

评论功能被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