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月纪行:Sartori di Verona

在地窖门前刚替换下的旧橡木桶堆下,一副结合表现主义和波普艺术风格的作品吸引了我。Carmen狡黠地问我们能否看出是什么。这种作品距离越近越难辨认,具体的形象会放大为抽象的像素模块。还好Lulu离得远,一眼看破了这是破碎机。此物是彼物而非彼物,暗示了主观感受、认识、解构、表达和再认识之间创造的新生之物,以及与其本源的联系。大概酿酒亦如此。

深入酿造车间,地面向中间漂亮的金属水槽微微倾斜,利于冲洗以保持车间的清洁。走道两面的墙体里其实是数目众多的水泥发酵罐,明亮的射灯打在鹅黄色的装饰漆上,让酒窖呈现出一种实干而锐利的后现代风格。

特制的水泥发酵罐始建于19世纪30年代,沿用至今。这种设计的突出好处是,埋藏在地下的发酵设备本来就有更低的环境温度,发酵过程中产生的热量也可以被罐体导入厚重的墙体里,从而在不采用制冷设备的情况下也可以实现大规模的低温发酵,延长发酵周期,自然平衡对香气物质和单宁的提取。当然,也节约了大量的制冷费用。可见传统工艺构思的巧妙。实际上,酒庄目前继续使用这些水泥罐进行苹果乳酸发酵和发酵后的陈年。唯独的缺点,恐怕只是每十年要彻底重新涂装一次内壁了,费时费力。

除了发酵,部分发酵罐也被建筑师切开外壁重新设计为条件优越的地下酒窖。地下酒窖也当然的被用于陈酿。在一些区域里还展示了年份久远的老酒,包括酒庄最早版本的酒标。其中1968年的瓶身上标注了美国著名酒商Banfi的名字,说明着Recioto走向美国乃至全世界的路径和过程。

继续向前,在我们所在的地下一层以下还有更深一层的酿造车间,猜测温度更低,或许是用于酒精发酵和白葡萄酒的储存吧。

在陈酿车间里,大橡木桶是不可或缺的元素,保存着过去与现在的联系。60年前的大橡木桶是历史遗留,原本被设计为100百升的木桶,经过后人的测算实际却是92百升,于是做了标牌也一起加在桶身上,现在仍在用于葡萄酒的保存。

走入主力的Amarone陈酿车间,紫色的灯光把安静的陈酿车间打造的动感十足,倒更像是豪华的夜店。Carmem不乏欣喜地向我们说明这里是她在酒窖里最喜欢的地方,大容量的Cask里陈酿着各个系列的Amarone,也包括我们刚刚参观过的Corte Bra。木桶每四年更换,中度烘焙,赋予发展中的葡萄酒更多成熟、甜美和复杂,而这些气息也渗透在这个光影奇幻的空间里,形成一种诱人的气氛。

在廊道尽头,有一副和入口处同样风格的喷绘作品,内容却是非常的熟悉,正是维罗纳老城堡里的中世纪骑士塑像,昔日维罗纳的统治者神圣罗马帝国的大领主Cangrande,如今已成为了Sartori di Verona的商标。在绘画的风格里,历史经又一代人的再次诠释和解读,被注入了现代的审美和生活节奏,从旧有的辉煌里孕育出维罗纳的新方向,具备着一种面向未来的思考和独立。

100年的时间里,Valpolicella在国际市场得以发展,城市的标志记忆也随着贸易流转出现在世界各地,代表着Sartori对葡萄酒质量的自豪和承诺:来自维罗纳的Sartori家族。在靠近酒窖出口处的背景墙上,维罗纳辉煌的历史和Sartori家族今天的兴盛彼此衬托,展示着其中深入精神的联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