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月纪行:Viviani

​​在群山之巅,是Viviani

去年ABBCS北京酒展上,在众多年份过新的参展酒款里,Viviani的一系列红葡萄酒里统一展现出一种烟草气,这在当时现场的一派果味和生硬单宁里体现了一种独特的趣味。出于好奇,便尝试和酒庄的女庄主Sandra询问能否前去拜访。此行即始于此。

早上乘车上山,到半山腰天光已亮。从安排行程之初,就发现Viviani的所在地相当不便于拜访,远离城镇,如今一见,才知山路盘桓。

车行更远,回首望去,Negrar已从精巧的罗马广场变成远处一小片星星点点的白墙红瓦。Valpolicella这自古罗马时期就名扬天下的酒窖山谷,则以最具象的样貌呈现在眼前,同绵绵的晨光一起,一直延续到天际之外。

Viviani远离城镇的程度可以用这个例子简单说明,只有非常有限的交通链接。公车行到半路已经转向其他方向,不再上山,而我们只能步行沿着高速公路行进。机动车以超过100公里的时速从身边呼啸而过,在防水外套上确实地印上风压,冰冷透彻的空气里浸入了秋叶的味道,沿路不断出现前方注意落石和动物出没的标记,能走的路上长出野草和荆棘,大概也就只有15厘米宽。。。说实在的,我之前只是在地图上看了有一段路要走,可没注意到这是高速公路。这可能是我走过最危险的一段路了。一边前后观察车辆,一边寻找时机,几十米几十米地向山上蹭,注意每个转角和发卡弯。走着走着还飘起点小雨来。如果说唯一让我相信我们的行程是安全的,也就是手机的定位导航还在一步一步的带我们走向目的地。怎么说呢,后来导航也没信号了。。。也对,这是在山里,还好是高速公路,起码不用担心迷路。离目的地越来越近了,一切向好,尽在掌控。

行至前方,再见村庄,公路也转而下山。和早起的村民问过路径,终于在道路尽头找到了Viviani酒厂,见到的就是开篇的那幅景象。酒厂俯瞰Negrar,架设的电线像缆绳一样伸向山下的村落,周围的梯田层层叠叠落进山谷,天上的云层则如同平静的Garda湖水,暗藏波涛。

Sandra老师还没有到,大概是因为我们来得略微早了一点。于是我趁机查看起正在等待收获的葡萄。

叶片的颜色开始转黄,而有些葡萄的转色还刚刚开始。山下的葡萄田里一两周前已开始繁忙的采收,在山上,这还要等上一段时间。这里的土地相当独特,表层是粘土和碎石,昨天下过雨之后,土壤还微微潮湿,但不见积水。白色的钙质石块和少见的淡绿色岩块累起一层一层的梯田。后来听Sandra老师讲解的时候,了解到这里的土壤大概是源于最后一季冰川期,是远古时代的海洋,结构复杂,有九层之多。如果追溯到Valpolicella的形成,则可能更要早到之前的几个冰河世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