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月纪行:Viviani

等了一会之后,终于见到了Sandra老师,原来老师是专门从Verona市区驱车来到酒厂来给我们讲解。采收季各方面的工作都很多,最是繁忙。一进酒厂,老师拿起几支酒杯,带领我们开始逐一说明。

葡萄在采收好之后,延厂外的斜坡推上在二层就地势而建的平台,破碎后顺着重力再落入发酵罐,而气动水平压榨设备就在发酵罐旁边。酒厂目前使用了各种规格的发酵桶,包括不锈钢和有机材质的、固定容量和可变容量的。因为规模较小,当收成不够装满大发酵罐时,剩余的葡萄就被装进更小的可调容量的发酵罐。地面装上常见的铸铁下水栅栏直接嵌入水泥地里。酒厂门口堆放着替换下来的酒桶和备好用于灌装的空瓶。

酒厂全年只生产90000瓶酒。这个规模不大不小,和Sandra老师问起原因,她笑笑说酿造由先生负责,酒厂里有几个固定的人手在工作,她主要负责市场方面的工作,目前已经有很多人认可他们的工作了。如果经营规模再大,就需要做更多的管理,事情就会变的太复杂了。正如初见的印象,她从容地专注于酒庄日常经营,开朗而自由。正是这样的生活态度,化繁就简,Viviani一家人在每日的努力中取得了今天的成就。

确定销路后,完成灌装和陈年稳定的葡萄酒就打上各种DOP标示和酒标,装箱码放起来,等待发货。

这些完成灌装装箱的葡萄酒堆放在酒厂门口,也是最便于运输的位置。而接下来就由Lily来照看这些酒的安全。没错,LilySandra老师的猫,她负责仓储。

Sandra老师告诉我们,Lily很愿意跟着她在酒厂里。Lily是这里的女王,我们没有过多打扰她,因为她还有很多工作要忙。

酒窖里的管理简单而有序,BarriqueTonneaux共同组成陈酿序列。

透过一张小纸条,就轻易看到了木桶里面承装的内容。比如,部分2010年的Amarone仍蓄势待发。

中度烘焙的橡木桶上的笔记记录了混酿的历史。在意大利,和其他欧盟地区的法律相似,葡萄酒的混酿中,来自特定年份的酒液比例需要达到85%才可以在酒标上标示该葡萄酒的采摘年份。这样的做法允许了不同年份之间的混合,也符合日常生产中基本常识和常规。在存酿的葡萄酒用于调配、被消耗了一定数量后,酿酒师可以添加进新的年份,重新装满酒桶,避免氧化可能给木桶中剩余的葡萄酒造成的破坏,也就确保了所有收成都得到了合理的利用。

在陈放熟成酒液的木桶边,另外保存有一份同期的玻璃瓶样品,用来观察陈年的速度。

Sandra老师幽默地告诉我们,酿酒并不是通常提到的那样,哪个酒放在哪种桶里十几个月,然后就酿造好了。这个过程里,随着年份收成的差异,你要去观察和了解酒的变化,看看哪种方法更合适这支酒。

蟋蟀正在木桶上休息,没准他和Lily也是好朋友。

接下来,我们则有幸见到了几件非常传统的储酒设备,这些铸铁的酿酒罐是从很早之前开始使用的。酒厂原本有打算更换成新型设备,但是全铸铁的酒罐极重,无法搬运出去,只好留在原地,却见证了一代代酿酒人的成长。

粉绿色和暗红的对撞,经历时间洗礼,再加上线条的圆弧和棱角,这些来自重工业时代的美丽设计本身就是一件件立体主义作品。在意大利这个艺术经由历史融入生活,美育触及到每次日常经验的国度,生活中,工作中,处处融入着情感上对审美的要求,尤其是那对色彩奥妙和光影变化的细致揣摩。

如今,在惜旧如金的人的手中,经过对内壁涂层的重新翻新,这些美丽的酒罐又焕发了新生,重新在酒厂里承担起了原本的工作。

2013年的Ripasso刚好正在其中一个铁罐中陈年,所以朋友们如果将来喝到2013年份的Ripasso,没准就是来自这个经过岁月沧桑而依然挺拔的老桶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