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月纪行:酒乡维罗纳

楼顶的太阳钟仍旧转动,又像日晷又像钟表。光影的图腾包含着来自过去的尊崇和信仰,把钟声传遍整个古城。

钟声响过,时值正午。天空晴朗,阳光刺目,正好欣赏老桥的风貌。

经过一上午的游览,我们早已饥肠辘辘,从老城堡绕下来找到一家酒馆吃饭,好有力气再逛。二楼窗口边的位置甚好,刚巧可以看到维罗纳的老城门。和老桥一样,来自山区的粉白色大理石支撑起城门的巨大结构,烧造的红砖则在主体上堆砌出色彩的对比。走过这座城门,不远处就是古罗马圆形竞技场,也就进入到了维罗纳的心脏。

从竞技场一直向东,穿过商业街,进入百草广场,一路上人声鼎沸,与博物馆中颇不相同。更在意料之外的是,遇到了陈氏太极正宗陈王廷家的代表团从中国来参加当地的活动,拳法生动,欢喜自在。周边很多小广场上,还有中国阿姨在教本地人和游客踢毽子。和太极代表团的师傅问过之后,才知道今年的节庆中国是主宾国,有几百人的团队特地受邀前来维罗纳,为节日助兴。

这次的节庆活动叫Tocati,后来了解到,活动的主旨大概是让人们回到固有街道里重新形成一个交流空间,通过游戏的方式和可持续管理尝试构建新的城市。结果来看,确实有无数的人进入到了这个项目里,有欢笑,低污染。背弃旧城市之前,尝试重新参与和理解,认识的自觉又使跨越了千年的文明之前建立起联系和谅解。

天色渐晚,我们换个角度拍下Duomo,也用我们的认识去发现已有之美。维罗纳,关于交汇与容纳,关于人类作为一个群体如何共处,作为一个个体如何去认知、审视和主张,就像一个不朽的命题。

回到起点,篇首老城堡博物馆庭院里窗台上的那个骑士雕像就与我们要去拜访的酒庄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见证了家族与城市在这里共命运的历史。我们也将按照数月前的约定,深入Valpolicella的腹地,前去造访故事的主人,Sartori


本文图片全部由Lulu和Freddo拍摄并拥有版权。秋月纪行:酒乡维罗纳 是发布于VinoFreddo.online的文章,不允许被复制于其他站点。秋月纪行:酒乡维罗纳 is a post from: VinoFreddo.online which is not allowed to be copied on other sites.

《您可以通过分享本文、订阅、提交评论等方式来参与和支持我们的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