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月纪行:Zenato

彼湖,彼水。

2016915日下午三点小雨过后,步行抵达Zenato位于San Benedetto的酒庄,教堂刚巧敲钟。遇到来自比利时同样预约了访问的Frank夫妇,到此行结束的时候已经成为了惺惺相惜的酒友。

酒庄方面,Matteo作为我们进行今天游览的解说,我们则搭上Frank的车前往稍远处的葡萄园(酒厂)。Frank是位极为俊朗的男士,一头白发,面色通红,一看便觉得像是位爽朗的饮家。

初到葡萄园,雨彻底停了下来。行前的玫瑰不是大马士革玫瑰那种,更像开花较小,花瓣较散的月季。

Trebianno di Lugana已经在田间开始变色成熟,果粒很小,和手掌相比更加明显。有些果粒已经破损,有些还未变色。Matteo介绍说,这个园里的采收工作是全部手工完成的,必要的情况下也会多次采收,以选择成熟度适宜的果实。较早采收的葡萄用于最新尝试的Lugana Brut的酿造,而较晚的则用于Santa Crisitina Riserva的酿造,稍后其中的小部分(30%)还将在橡木桶中发酵和陈酿,最终和不锈钢发酵陈酿的部分混合在一起。

San Benedetto的土壤以黏土为主,一场急雨过后,土地还略显潮湿。葡萄的行间距非常大,接近两米,架型采用Guyot。并不是为了机械采收,而是因为黏土土壤的湿气较大,为了更好通风来预防各种病变。相对的在Valpolicella的花岗岩(地区也生产大理石)土壤上,架型就选用传统的Pergola

由于这里地块光照充足,南北走向的葡萄藤里,最南边的几串葡萄往往因为过分的日晒而无法使用,对应的,整个田里也多保留了一些果实上方的叶片,来保护果实不受日照伤害。

说到下雨,这是今年过去很长时间以来的第一次降雨,已经在两周前开始的采收工作也因此临时停顿了一下,等待葡萄干燥。进入到巨大不锈钢罐组成的陈酿车间,2015年的Pinot Gris还在成熟中。白葡萄酒的发酵采用温控发酵和储存,以尽量保留白葡萄酒的新鲜度。发酵温度一般控制在20度左右,发酵结束后的陈酿更是控制在14度。

更独特的,是酒庄中采用木桶陈酿的白葡萄酒也通过植入桶内的热交换装置在陈年中保持温度,在传统和新技术中寻求结合。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