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 Vinitaly系列报道之葡萄酒大赛:5StarWines

以评委第一视角带您了解意大利5StarWines葡萄酒比赛,也和您分享值得期待的葡萄酒新焦点。

前奏

维罗纳四月,在漫长的Vinitaly“马拉松”期间,紧随着最先开始的VIA认证课程和考试的就是Vinitaly的官方葡萄酒大赛5StarWines。与世界上众多葡萄酒大赛不同,这是一个别具一格的以复杂的意大利葡萄酒世界为核心而进行的葡萄酒比赛。因为今年有幸作为评委中的一员参与比赛,所以把握这个机会带大家来一窥这个独特比赛的真容。

经过数个月的前期协调组织工作,于比赛正式开始的前一天,来自全球各地的80余名评委陆续到达意大利维罗纳,在傍晚时分聚集在了圆形竞技场附近的一间小酒吧里。这些不寻常的酒吧顾客中包括了世界各地的葡萄酒媒体人、教育专家和意大利本土的酿酒师、顾问,当然还有Vinitaly的管理团队。藉由一行人身着便装的小小动员会,新团队的成员们就此相互熟识,为后续几天内将要开始的高密度共同工作和讨论做出一个好的开场。

酒吧里讨论的内容从简单的问候寒暄、相互结识、当晚的酒款,到就专业问题相互咨询经验意见,团队友好而紧张地以最快的速度做着积极的磨合。同时,也有早已熟识的老朋友们趁这个机会聚在酒吧一角里开心地推杯换盏聊家常。紧张的评审工作第二天就要开始,不到夜色阑珊,评委们就纷纷提早回到酒店休息调整,各自准备以十全状态迎接评审工作的开始。回去酒店的路上,春天将至,天气转暖,维罗纳的夜生活也要热闹起来了。

专业

第二天一早,刚过八点,全体评委就都已到达了位于Vinitaly总部的比赛场地内,严阵以待。

作为意大利葡萄酒比赛,评审阵容中包括了意大利葡萄酒权威书籍的作者,意大利酿酒师协会成员,多位葡萄酒大师,侍酒师,经认证的具有意大利葡萄酒专家/意大利葡萄酒大使资格的教育和媒体从业者以及享有声誉的意大利葡萄酒商业负责人,聚集了意大利葡萄酒知识和经验上的高水准。

赛会组织采用评委——小组主席——主席团的形式。主席团方面,以在科学观念、田间考察和一手品鉴经验方面都极为丰富的世界最权威的意大利葡萄酒专家之一、《Native Wine Grapes of Italy》的作者Ian D’Agata博士为核心,还包括了著名的西班牙籍葡萄酒大师、丹魄Tempranillo品种专家Pedro Ballesteros Torres MW先生,重要的英文意大利葡萄酒著作作者Michael Garner先生和英国著名葡萄酒编辑Robert Joseph先生。这些在葡萄酒行业里名声如雷贯耳的超级评委,以自身多年对产区的深入了解和经验累积、科学观念上的严谨程度和卓越的品鉴能力,支撑了强有力的评审指导团队的组建,成为了大赛过程中的定海神针。这些令人尊敬的先生们,也确实在比赛过程中不断地巡视场地,和十几个品鉴小组分别交谈了解进度,并就存在争议和存疑的酒品直接给与意见,和全体评委一道共同保障着评审工作进行的标准一致和高水平。

渊博幽默的Ian D’Agata 博士(发言者)

热情的Pedro Ballesteros Torres MW先生(发言者)

令人尊敬的Michael Garner先生(前排右一)

和善可亲的Robert Joseph先生(前排左一)

另外,比赛中有一个特殊的自然酒组别“Wine Without Walls”,由著名的有机和生物动力葡萄酒专家、葡萄酒书籍作者、葡萄酒访谈类节目主持人Monty Waldin先生领衔担任主席。

不羁的Monty Waldin先生(发言者)

整体组织方面,赛会及Vinitaly“马拉松”背后,不仅有着Vinitaly团队全体人员的支持,还有着现场的IT服务商团队和酒品后勤团队的努力。

得益于新的技术应用,评委们可以直接在移动设备中打分并经由系统提交给自己所在组的小组主席,各人的评语分数都可以实时收集统计,用于组内评审时的讨论和后续向主席团的提交和赛会收录。而酒品后勤团队则按照每组小组主席的要求,按时按顺序准备并分别向各个小组输送温度正确的酒品,以确保以正确的进度推进品鉴,有条不紊地在三天内完成数千款酒品的评价工作。

小组品鉴

尽管每个小组的人员不同,但评委们大都会根据自身背景的不同被分配到小组中,来形成较均衡的小组结构。比如具体到我们的小组,基本的配置是两名酿酒师和三名VIA意大利葡萄酒大使或者专家。我们组的酿酒师人选是业界的两位泰山北斗,一位是可被称为兰布鲁斯科(Lambrusco)之王的Sandro Cavicchioli先生,另一位是为意大利45家酒庄做酿酒顾问的Maurizio Castelli先生,而这45家酒庄中不乏顶级豪门。此外,第二天Verona本地区酒庄VillaBella的酿酒师Edoardo Lessio先生还帮临时有事的Sandro先生代班了半天,也给我们也带来不同的视角和意见。VIA意大利葡萄酒专家方面,我们组的小组主席Henry是截至目前全球唯一一位在首次尝试中就通过理论和实践考试取得专家资格的VIA学员,也是本届Vinitaly部分讲座的主讲人,对意大利的产区有着大量实际经验,VIA意大利葡萄酒大使Sabina正在就读MW,而同为VIA意大利葡萄酒大使的我则是专注意大利产区、酒庄的实地走访和报道撰写。

左起:Edoardo Lessio,Henry Davar,杨平 Sabina,Maurizio Castelli先生,我

几位酿酒师的加入,给我们本来较为年轻的团队注入了几十年的酿酒经验和深厚的意大利审美。事实上,在与这样超重量级的业界教父们讨论的过程中,我们本身是受益巨大的,比如在一些细枝末节的酒的感官特征方面可以直接咨询Maurizio Castelli先生,了解具体的酿造方法或者可能性,或者就一些区域品种的特性和酿造风格上了解Sandro Cavicchioli先生的看法。我们小组的主要语言是意大利语和英文,以意大利语为主,所以在这个过程里,我倒是有点后悔自己在业余时间的不够努力,以至于无法尽可能自由的和这两位老先生多做沟通。好在我们的小组主席Henry Davar也能讲意大利语,为组内的沟通搭起了关键性的桥梁,工作辛苦,实至名归,也可见赛会安排的用心。

有趣的是,由于比赛前的准备工作太多,我们大概没有充足的时间逐一了解其他评委的背景。而每组的分配和座位也是在每天到达会场后才在看板上统一告知的,所以除了以往一起参加过葡萄酒比赛又恰巧分在一组内的评委以外,其他人对同组人的了解大都不多。对我来说,除了对于小组主席Henry以外——因为我以前就知道我们都有曾经在现代艺术机构工作的经验,所以很早就对Henry的情况感兴趣并做过一些了解——其他人的情况我也是知之甚少。因此,我们在工作中相互的熟识也是一项必要的内容,由此也多出不少趣事:

到达场地找到座位时,看到坐在我右侧的Cavicchioli先生的胸卡上写着Cavicchioli,我就很开心的找老先生攀谈,跟他说Modena有个酒庄也叫Cavicchioli,好巧啊。结果老先生很友好地告诉我,是他家。一句话把我兴奋、紧张和开心的情绪拧在了一起。我赶忙和他反馈说他家的Rose del Cristo, Lambrusco di Sorbara, Metodo Classico很好喝,他又很友好地告诉我,那是他酿的。这样我才知道了我身边的这位先生有着何等深厚的功力。这点也在后来几天里其他小组不时来向Sandro咨询意见时得到了印证。
相关信息:Sandro酿造的Rose del Cristo酒款的2014年份品鉴详情

我记得Maurizio Castelli先生第一天没有赶上我们的品评,是第二天一早才加入的。Maurizio先生坐下收拾东西时,很多酿酒师都过来到我们小组和他打招呼,而Ian也特别过来给我们介绍Maurizio先生是经验极为深厚的酿酒顾问,并且特别提到甚至Ian本人也从和他的沟通中受益良多。眼见这样,我才意识到这位老先生也是不得了的人物。等到下午Sandro Cavicchioli先生回来接替帮忙代班的Edoardo Lessio先生,瞬间,变成了我坐在两位老先生中间而要对葡萄酒发表意见的局面。。。这情况让我兴奋得我心跳加速,开心得合不拢嘴,好像置身天堂了。当然,伴随而来的紧张感也在完成了第一支酒之后快速平复,因为我也迫不及待地想专心投入到这千载难逢的实践和学习机会里。

左起:Sandro Cavicchioli先生、我、Maurizio Castelli先生。
特别感谢我们亲爱的Henry Davar帮我拍照记录这个瞬间

多元的意大利酒

为期三天的比赛,数千款酒中的大部分都是意大利酒,而幸运的是,因为意大利拥有五百个以上的已知葡萄品种,我们并不会太多反复尝试其中的某一种葡萄,至少,很快就会有新的品种进入我们的视线,所以丝毫不会觉得无聊。比赛的赛制采用不提供厂家和酒款名称的方式进行品鉴,我们可以了解到酒最基本的必要信息,以对风格的正确性进行考虑,但是即使比赛结束时候,也始终不会知道酒款和具体生产商的名称。这对保护大赛的公正性很有益处。

于是,我们的品鉴过程基本就成为了按照小组主席的组织顺序,对不同的葡萄品种酿造的葡萄酒逐一分组品尝。每个小组分配到的样酒大致都不相同。这次的比赛,就我们小组分配到的样酒,我也进行了一些概括性的小结,把其中关注到的一些要点也在这里和大家分享:

  • Ortrugo:清澈的白葡萄品种,对酿造工艺有很好的反应,可以表现矿物干、氧化特征和必要的单宁,适合酿造平衡宜人富有回味的起泡酒。
  • Barbera:是的,最常见的意大利红葡萄品种之一。很轻易的就可以酿造出高品质的干型红葡萄酒,而且非常多的生产商可以酿造出卓越的作品。
  • Albarossa:具有非常好酿造性能的人工杂交品种,可以良好地同时表现果味和陈年发展的味道,继承了父辈Barbera的优秀特性。
  • Montepulciano:主要种植在马尔凯Marche和阿布鲁佐Abruzzo大区的红葡萄品种。果实成熟时难得的在果味、单宁、酸度和酒精上都有突出的表现,味道浓郁复杂,结构强劲。以陈年的版本来看,是意大利上年纪的男士经常会喜欢的品种。
  • Moscato di Terracina:另外一种Moscato麝香白葡萄。甜度更低,更平衡,栀子花香气浓郁,另外带有香料香气。未来可以成为现有甜型Moscato Bianco的更优雅的替代品。
  • Ciliegiolo:一种托斯卡纳和附近地区常见的红葡萄品种,很可能是桑娇维塞Sangiovese的子系品种(而很可能并不是很多地方基于2004、2005年前后一些旧研究提到的Sangiovese的父辈品种),身份关系上还待进一步研究。具有樱桃、秋叶、侧柏甚至是辣椒粉味道(可能取决于具体植株来源的不同克隆、种植环境甚至是酿造方法的影响),能和橡木桶味良好地融合。
  • Lambrusco Grasparossa:千变万化的红葡萄品种,随着各种条件和工艺的变化,几乎可以酿造各种类型的红色起泡酒,从外观上的深紫到浅粉,从红色到黑色水果香气,不变的是极为浓郁诱人的果味。非常值得尝试和期待的品种。
  • Nasco:是的,这个我之前也没有尝试过的白葡萄品种,来自撒丁岛。也许90%的人可能不会喜欢这个酒精和酚类物质都略显得过于强悍的葡萄品种。但是以我们尝到的样品而论,其成熟的菠萝和陈年工艺带来的胡桃味,也许和这样的酒体组合在一起时也是代表了地方特色且独树一帜的。因为这次尝试到的样本品质高,但同时又和研究文章中记载的不尽相同,可能这款酒更多受到了酿酒师想法的影响,希望以后继续尝试、更多地去了解这个品种。
  • Valtenesi的桃红葡萄酒:以Groppello Gentile为主,但是混酿了Marzemino,Sangiovese和Barbera。尽管价格偏贵,但是血橙、矿物、松柏加乌梅的味型,平衡的口感和悠长的余味,还是非常值得尝试。当然,对于这样的一款混酿,重要的是,找到正确的生产商以及Valtenesi这样适合主要葡萄品种Groppello Gentile生长的沙石土壤为主的产区。

尾声

几天全力以赴的品鉴之后,经过提早天气预报下过的雨水,天空逐渐露出最明亮炫目的样子,也给接下来就要在周末开始的Vinitaly展会的开幕和正展做了最好的准备。

我们的小组,也在过程里不断找到和改善自己的节奏,从第一天中午的几乎最后结束,到最后一天的几乎第一组完成全部品鉴。即使是这样无意义的小进步,也让我们从中找到不少乐趣。更难得的是,在几天的讨论和磨合中,我们一起完成了这样一次短暂的、跨越地域、年代、文化背景和语言而有具有共同目标的特别沟通。这让我收获良多。而这些被拨动的时空之线,早晚也会在未来的有一天再次相互碰撞,让我们相遇重逢。

到了结束的时候,点下退出,离开场地。更多的Vinitaly一线报道稍后还会为您送上,您对这样的内容还算满意么?也欢迎给我们留下宝贵的意见反馈或者订阅我们的更新内容。那么,下期见!

除另有标注外,本文图片由Lulu和Freddo拍摄并拥有版权。2018 Vinitaly系列报道之葡萄酒大赛:5StarWines是发布于VinoFreddo.online的文章,不允许被复制于其他站点。2018 Vinitaly系列报道之葡萄酒大赛:5StarWines is a post from: VinoFreddo.online which is not allowed to be copied on other sites.

《您可以通过分享本文、订阅、提交评论等方式来参与和支持我们的成长。》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