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月纪行:气泡之城,Conegliano(一)

静逸的堂皇山城。

如果在结束了威尼斯的游览后恰巧从米斯特里Mestre坐火车向北进入山区,大约一小时前后就会经过一个古老的小山城:寇内里亚诺Conegliano。这对很多人来说并不在旅游目的地的列表中,但是有些意大利葡萄酒的爱好者们或许会隐约想起,这里就是瓦勒多比亚的内-寇内里亚诺Valdobiaddene-Conegliano这一生产普罗塞克Prosecco葡萄酒的著名法定产区DOCG中后面的那个村庄。或许,也就因此,有了到此一游的目的,就像我一样。

从维罗纳风尘仆仆的赶到寇内里亚诺Conegliano看葡萄采收,走出火车站,顺着主街道的方向,就看到远处山顶的城堡延山势俯视老城,气魄刚健。围绕着老城的主干道经过翻修铺上了沥青、平坦整洁,而一旦走进老城的范围里,就只剩下沿路铺着的传统花岗岩砖和鹅卵石块,让拖着两箱行李的我暗自叫苦,还要加上越来越陡的坡路。

随着行李箱与路面反复撞击的轰鸣声停止,也终于到达了酒店。古建改建的建筑外壁上大约还保留着十三世纪风格的彩画,也许是十七十八世纪的修复作品,小巷虽然只有大约几米宽,却是历史上真正的主街道,也是老城最核心的位置。下榻,赶紧睡个好觉。

第二天一早,吃过早餐,没有行李的负担,正好在清爽的秋意里散步、了解这个新的落脚点。古城不大,不用五分钟就能走出老城区,也是这时,还隔着环抱老城中心的居民建筑,就听到了外面整齐的鼓乐声。小城并没有多少居民,即使有,平时也大多在城里或者附近山区的酒庄工作。突然之间热闹起来,我们连忙跑过去看究竟。眼前的景象让我们想起了在其他城市也曾看到的战争有关的痕迹。意大利作为一个参与了两次世界大战的国家,有很多与近代战争有关的纪念日,战争不是一个词汇,而是那一代人年轻时有血有肉的经历,现在也时时被人们追忆。

时光留影:多洛米蒂的山河水

在多洛米蒂脚下,像爱呼吸一样,爱生活。

背靠高耸的阿尔卑斯,横亘的亚平宁半岛探入亚得里亚海、利古里亚海、第勒尼安海、地中海和伊奥尼亚海的环抱中。我认识的一位年轻的意大利朋友曾经骄傲的说,虽然自己的收入并不是很多,但是开车半个小时就可以到海边游泳,半个小时就可以到到阿尔卑斯山去滑雪,这样的生活有什么不满足呢。我认同不已,因为这也是我不断回到意大利的原因之一:意大利的城镇星点相连,点缀在动人心魄的自然风光中,无论经济发展如何,意大利人保育自然的自愿似乎从没有改变过。自然则数千年以来反复挑动着原住民对广阔之美的感触,也磨炼出意大利人刚健的体魄,锻造了意大利的文化个性。

夏天如果不去海边,前往意大利北部的阿尔卑斯山也是另一个好选择,比如多洛米蒂。无论从哪个城市,只要搭上红箭快车,不消几个小时,穿过几条奔腾的河流,就可以到达交通中枢之一的维罗纳,进而换乘北上的绿皮小火车,缓缓攀上阿尔卑斯的山麓。

进入多洛米蒂山所在的上阿迪杰地区,语言从意大利语转变为德意双语,山间的高架高速公路边上也出现了额外的独立自行车道。独立车道从一个城市连接向另一个城市,路边也有凉亭作为临时休息的补给站。如果蹬上飞转的脚踏,就会同轰鸣的伊萨克(Isarco)河水一道,俯冲向阿尔卑斯尽头的平原。然而山间风云多变,时刻准备给最有经验的骑行者带来一次不大不小的挑战。

所以,夏天想要去一睹多洛米蒂山的风采,也需要等上一个好天气。一旦雨后初晴,就要立刻出发:这时国家公园门口的木屋也正被冲洗得如美丽的贝壳一样,闪耀而含蓄。

秋月纪行:酒乡维罗纳

​​在维罗纳的光影中

早上走出新门火车站,宽大的车站广场与老城区隔路相望。穿过足有六七条车道宽的主干道靠近老城,维罗纳大型城市的格局让人觉得熟悉而鲜明,联想到北京。向北移开几十步,远离身后车来车往的快速路,街区渐渐平静,梧桐与落叶在清晨里泛起一丝凉意,唯有马路略显宽阔。

为了领略葡萄酒和风土,我们走访各个目的地,也沿途造访当地的美术馆和博物馆、酒吧、餐厅、市场和旅店。与一位一位意大利葡萄酒人的接触以及与一位又一位普通居民的相识,使我不可避免地形成了一种认识,即无论葡萄酒或是其他,在意大利,意义的赋予根本是建立在美学判断之上。美,是意大利人潜意识里自觉的全民天赋和价值基础。

于是在准备开始写下另一篇Valpolicella酒庄游记之前,我深感需要为这个自古交织了葡萄酒、贸易、争斗与艺术的城市,维罗纳本身,付上些许的笔墨,记录下此行中一天的周末行程,让意大利酒背后的审美、思辨和情感更有机会展示在喜爱者的面前,以尽到我身为一个意大利酒爱好者的义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