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月纪行:普罗塞克三部曲——Bisol世家

时光穿梭。

大概是受到Alta Marca Trevigiana阿尔塔-马勒卡-特雷维基亚娜山峦近在咫尺的鼓舞,天光方亮,我们已一口气走进位于Valdobbiadene瓦勒多比亚德涅核心的Santo Stefano圣-斯蒂法诺小镇,等待拜访生产Prosecco普罗塞克葡萄酒的大名家Bisol比索酒庄。然而,我的好朋友Google谷歌地图有时也会和我们开玩笑。刚过约定的时间,我们在地图指示的位置打电话联系酒庄工作人员,才得知我们要参观酒窖的位置事实上就在刚才进镇子的路上。我们连忙调头向回走,不至于错过了约好的访问。

满眼白沙铺地。再次找到Bisol比索酒庄,阳光显得更加蔚蓝,让人如字面意思一样心情雀跃。高大的发酵罐在山坡前的一块小小的洼地上,迎着朝阳闪闪发亮。

走进Bisol比索酒庄的展示间,之前迷路的担忧一扫而空,我们确信找到了绝无仅有的正确地方:多达二三十款的各种起泡酒就放在展示架上,一览无遗,不负起泡酒大名家之名。

Bisol比索家族很早就居住在Santo Stefano圣-斯蒂法诺,二十一代人在此耕耘酿造,大约有五百年左右的历史。二十一世纪初,家族还在威尼斯泻湖上建立了新的葡萄保育项目Venissa威尼莎。至最近几年,Bisol比索家族和意大利另一大酿酒家族——Ferrari法拉利起泡酒的拥有者——Lunelli卢内里家族达成合作,引入了高达50%的股权投资,以支持Bisol比索酒庄进一步拓展国际市场。

【专访】:来自阔勒托纳Cortona DOC,Mr. Fabrizio Rebuffo, Tenimenti d’Alessandro酒庄总经理

并且,又是这样,我们在改变。

前言

得益于朋友引荐,刚巧有机会在James Suckling展会前遇到了Fabrizio Rebuffo先生。但是席间简单的谈话中,我突然意识到正在目睹重要事件的发生,而Fabrizio先生无疑是一个非常适合的讲述者,于是我也就不顾场合的要求了这次采访。现在看来,这是明智之举。

产区位置

阔勒托纳Cortona产区位于整个托斯卡纳大区的最东端,依靠古老的亚平宁山脉,俯瞰瓦勒-迪-基阿那Val Di Chiana山谷,在从阿雷佐Arezzo通向佩鲁贾Perugia的要道上,而不为人知。虽然产区于1999年已经成为一个独立的法定产区DOC,但是真正直接接触这个产区的机会,可谓少之又少。

访谈

Freddo(F): 您是我遇到的第一位来自瓦勒-迪-基阿纳Val Di Chiana地区阔勒托纳Cortona法定产区的葡萄酒人。您能为我们介绍一下您的产区么?

Fabrizio(Fa): 我们位于托斯卡纳南部,离蒙特普齐亚诺Montepulciano和特拉西梅诺Trasimeno湖不远。有人说过阔勒多纳Cortona这个区域像隆河河谷Cotes du Rhone(法国),不过其实也有不同:我们这里一般来说有着非常非常热的夏天和相对温和的冬天以及不多的降雨,并且我们周边很近的地方也有一个湖。我们酒庄区域的土壤是白黏土,但整个阔勒托纳Cortona产区里的土壤条件有很强的多样性。

F: 白黏土,所以富含钙质?
Fa: 是的,差不多。然后我们也有一些地方和隆河河谷不太一样(的地方):这里(葡萄园)的海拔在400米左右,从350米到400米,这是主要的原因。

F: 非常有意思, 因为听起来您的席拉葡萄酒的质地相当紧致,有良好的单宁质地并且还有很高的酸度,听起来非常有趣。
Fa: 在意大利和整个欧洲,事实上席拉Syrah葡萄酒的最佳表现就是从隆河河谷开始的,我们也使在过去三十年里以这些精品葡萄酒作为标杆。这样的目标让我们在世界范围里取得了重要的结果。这个过程里,我们渐渐地意识到意大利的气候从15甚至30年前就开始发生变化。我们在经历一些不同。我们在酒窖里寻找平衡,表现我们所在的地方,让我们保持力量感和柔和,因为我们出产的席拉是一种介于。。。
F: 是的,就像是皮埃蒙特Piemonte的霞多丽Chardonnay葡萄酒,既不是新世界也不是旧世界。

秋月纪行:Valentina Cubi

有机的葡萄轻语。

酒庄游是个浪漫的说法,因为事实大都要辛苦许多。天一亮就按行程奔往Fumane村,刚巧路过瓦坡里切拉Valpolicella的葡萄酒之路办公室,也站在了瓦坡里切拉经典产区Valpolicella Classico的中央位置。

因为来的太早,办公室还没有开门,于是就和这个大坐标合个影来留念。

下过一场雨的初秋天气极好,云远天高,蔚蓝夺目。沿途的葡萄藤都是Pergola的栽培方式,把枝叶果实架离地面,远离潮湿气。这样的处置最适合产区里最为主要的Corvina葡萄,壤土可以给容易缺水的Corvina提供大量的水分,茂密的叶幕有助于防止果实晒伤,而远离地面也提高了通风,降低了拥挤的果穗在多雨的时节里生病发霉的风险。

大概时节正好接近采收,红葡萄的果穗饱满喜人,颜色浓郁,连果梗也都挂上了红色,看上去有八九分像是Corvina

晚熟的白葡萄看起来还没有完全成熟,可能是某个类型的嘎乐嘎内嘎Garganega葡萄。这个品种非常古老,有记录的历史大约就有800年左右,是很多意大利葡萄品种的祖先,名字难念,也是很复杂的一个葡萄品种,大约有几十种不同的生物形态。现在,这个品种在Valpolicella地区并不常见,主要是被种植在Soave等地区,而其与许多其他品种野生杂交的子系品种则几乎遍布了从上阿迪杰Alto Adige到艾米莉亚罗马涅亚、Emilia-Romagna、托斯卡纳、普利亚Puglia、卡拉布里亚Calabria以至西西里的意大利全境。所以如果从对意大利葡萄品系的发展影响来看,可以说他是意大利葡萄酒世界中的核心品种之一。

秋月纪行:Quintarelli

​​圆山,Quintarelli

刚过午休。等到公路岔口的葡萄酒零售店开门,现在可以进屋里好好看一下,和城里的店铺比较下价格。

在瓦坡里切拉Valpolicella住了一周,随着周末来临,在这里的行程将近结束。这趟来到远郊的村里,因为各种原因没有提前预约产区声名最大的生产者昆塔莱利Quintarelli,现在看到路边小店里就有酒可卖、意识到和Quintarelli家的距离前所未有的接近,让我动起不就此错过的念头。坐车去更大的店铺买几瓶好酒,还是拜望这个20世纪已在全世界举足轻重的酿造传奇,我心里的决定清晰起来。

就这样,站在三岔路口的环岛上,我们决定了沿着公路旁不足四十厘米宽的土路向北折返,背向返回酒店的方向前进。这时候大概是下午三点。

秋月纪行:Tedeschi

​​澎湃的葡萄,Tedeschi

红砖房色彩明快。秋天下午的艳阳晒在木托架和光可鉴人的发酵罐上,倒映出另一半天空。

酒厂的仓储区停放了整垛的葡萄酒,打好托盘,贴上标签,等待发货。我们则在院子里徘徊,消磨一点多余的时间,等待和工作人员碰面。

Pedemonte,这个我眼中的Amarone世界的十字路口,来客可以很方便的一家接一家地拜访酒庄,包括路口北面、已经进军中国市场并获取了一定声誉的TommasiBolla等酒厂。但是为了在Tedeschi门前拍这张照片,我们认真多走了点路,只吃一点简餐,到达相对偏僻的街区,好在约定的时间段里专程拜访这间蜚声海外却又在国内少有人知的Valpolicella名家。

秋月纪行:Sartori di Verona

​​庭院里的葡萄园,行于未来

从相遇到相识;从葡萄酒学校里的一堂课,到造访酒庄的约定;从老城堡博物馆里的雕像到几百年后的一个印上几十上百万瓶葡萄酒的标识,从北京,到维罗纳。此刻的早上,我们已经站在地处Negrar ValleySartori庄园门口,因缘际会,雀跃不已。

在大门口做过登记,亲爱的Juliette来接我们,和Carmen女士一起为我们担任导览。

初入庄园,来自亚热带的棕榈和东方的竹林辟开墙外的喧闹,沿路势围合一条曲径,把来访者迎进百步之外的老建筑前。这里,三十米高的古松树依山势漫布,让人感到如置身老林中。庄园是始建于17世纪的夏季别墅,由Sartori家族四代前的Pietro先生于1898年购入。如果不是主楼旁边的酒厂设施正在确实地运转,可能只会有偶尔受邀来访的客人为这格调静逸的私人山庄而赞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