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月纪行】:酿酒师小镇科勒蒙斯Cormons(二)

“雨过天晴云破处”

酒过一巡。屋外的方砖几乎已经干透,酿酒师们也陆续离开酒吧,在这个繁忙的采收季里回到田间继续下午的工作。在伊莲娜Elena女士的建议下,我们在结束了白葡萄酒的品鉴后进入到红葡萄酒的部分,感受弗留利Friuli当地红葡萄品种的风采。依然没有吐酒桶,又是一轮,努力加餐饭。

8- Cantina Produttori Cormons, Friuli Isonzo DOC, Franconia, 2013
9- Bastiani Barbara, Il Neri, Vino Rosso (2011)
10- Cantina Produttori Cormons, Friuli Colli Orientali DOC, Schioppettino, 2014
11- Bastiani Barbara, Venezia Giulia IGT, Schioppettino, 2013
12- Cantina Produttori Cormons, Delle Venezie IGT, Pignolo, 2014

8- Cantina Produttori Cormons, Friuli Isonzo DOC, Franconia, 2013

弗兰科尼亚Franconia是Blaufrankisch蓝法兰克在意大利的名字,也是可能作为品种原产地的德国的一个区域的地理名称。考虑到意大利东北部曾经属于奥匈帝国的统治,那么今天流行在奥地利的蓝法兰克Blaufrankisch出现在这个边界区域,也就并不奇怪了。

笔记:樱桃、桉树叶和烤木头香气。干型,中高酸度,中高酒精。入口是浓郁的酸樱桃,收尾中是香草气息。

English Version
Cherry, eucalyptus and charred wood. Dry, m+ acidity, m+ alcohol. Pronounced sour cherries on the palate with vanilla in the finish.
9- Bastiani Barbara, Il Neri, Vino Rosso (2011)

【秋月纪行】:酿酒师小镇科勒蒙斯Cormons(一)

“和酿酒师们一起泡酒吧”

一上午,从戈里齐亚Gorizia到亚得里亚海边的急雨让原本前往海滨城市特里亚斯特Trieste观光的计划暂停,我们也只好随性起来,从戈里齐亚搭火车就近向北,到天气较好的科勒蒙斯Cormons去寻些特产。

十几公里的路程并没有用上多少时间。走下火车站,我们立刻被一个美貌的公用烟缸吸引。白色为主的烟箱上点缀明朗的天蓝色和海军灰, 再挂上着新鲜的雨水,竟也那么好看。

自从来到戈里齐亚Gorizia附近,我们已经越来越在这里安静而精致的生活气氛里自得其乐。即使只是经过一条地下过道和几个旧台阶,一幅替代了路标的剪影画也把生活的温馨、自然和些许趣味显现在了点滴中。

【秋月纪行】:双城记之威尼斯

“画里画外威尼斯”

“条条大道通罗马”。因为这样一句谚语,恐怕罗马是我听到的第一个意大利城市的名字。要不然就是巴蒂斯图塔时期的紫百合佛罗伦萨,要不就是马拉多纳所在的那波勒斯,甚至是桑普多利亚,当然还有双雄米兰。说起来,中国人记忆里对意大利的经验多得吓人,不胜枚举,就像是在讲一个小时候一起、后来分离了的玩伴。

然而这些城市里,最多出现在中学课本里的,恐怕就是威尼斯。不论是英国的莎士比亚还是中国的朱自清,他们所写的文章都在这样一个浪漫水乡的背景下,早早走进了我们的课堂;当然,还有那些奸诈商人的形象,就像后来我在著名的威尼斯画派的画作里经常看到的。

从威尼斯陆上的火车站梅斯特雷Venezia Mestre坐火车又或者是公交,只要12分钟,就可以到达威尼斯主岛的入口——圣-卢西亚Venezia S. Lucia 火车站。一刻钟一趟的火车,准时准点,如果不是碰上罢工,真是再方便不过了。走出火车站,面对的是连通泻湖、直达亚得里亚海的大运河。宽阔的河道、河岸对面规模宏大的教堂和沿岸整齐依靠在一起的建筑共同在第一时间向来访的客人昭示着往日威尼斯共和国的巨大财富,一眼不能尽收。

然而,稍微了解威尼斯,就会发现这个城市除了运河之外简直就是个庞大的迷宫,各个时期色彩斑斓的建筑间垒向天空,其间夹着有时只容两个人错身的小巷道。每一座建筑——想到主人们的财富——都毫不含糊,不遗余力地在建筑样式和材料上下足功夫,总能和建筑年代不同而又毗邻而居的街坊们一较高下。这样的街道纷繁而目不暇接,就像一股脑地把彩色糖果都倒进了一个小玻璃罐里。但是也幸亏如此,才不至于完全在这座威尼斯迷路,甚至如果你住上两三天,几乎就快能认出路来了。

秋月纪行:普罗塞克三部曲——Bisol世家

时光穿梭。

大概是受到Alta Marca Trevigiana阿尔塔-马勒卡-特雷维基亚娜山峦近在咫尺的鼓舞,天光方亮,我们已一口气走进位于Valdobbiadene瓦勒多比亚德涅核心的Santo Stefano圣-斯蒂法诺小镇,等待拜访生产Prosecco普罗塞克葡萄酒的大名家Bisol比索酒庄。然而,我的好朋友Google谷歌地图有时也会和我们开玩笑。刚过约定的时间,我们在地图指示的位置打电话联系酒庄工作人员,才得知我们要参观酒窖的位置事实上就在刚才进镇子的路上。我们连忙调头向回走,不至于错过了约好的访问。

满眼白沙铺地。再次找到Bisol比索酒庄,阳光显得更加蔚蓝,让人如字面意思一样心情雀跃。高大的发酵罐在山坡前的一块小小的洼地上,迎着朝阳闪闪发亮。

走进Bisol比索酒庄的展示间,之前迷路的担忧一扫而空,我们确信找到了绝无仅有的正确地方:多达二三十款的各种起泡酒就放在展示架上,一览无遗,不负起泡酒大名家之名。

Bisol比索家族很早就居住在Santo Stefano圣-斯蒂法诺,二十一代人在此耕耘酿造,大约有五百年左右的历史。二十一世纪初,家族还在威尼斯泻湖上建立了新的葡萄保育项目Venissa威尼莎。至最近几年,Bisol比索家族和意大利另一大酿酒家族——Ferrari法拉利起泡酒的拥有者——Lunelli卢内里家族达成合作,引入了高达50%的股权投资,以支持Bisol比索酒庄进一步拓展国际市场。

秋月纪行:普罗塞克三部曲——PROSECCO之路

秋意浓。

九月底的清晨,在寇内里亚诺Conegliano巴士总站和去学校上课的初中生们一起搭上早班公交车,经过寇内里亚诺葡萄种植与酿酒学校出城,就向位于山区西面的瓦勒多比亚德涅Valdobbiadene方向驶去。

公交车只到小镇蔻勒別勒达多Colbertaldo。考虑到这只是学生们每天上学的必经之路,风光实在过于令人激动,只有当地的居民们才能习以为常。出城后看到沿途的葡萄园连绵起伏,不远处点缀着架满葡萄藤的山丘,时而眼前又变成一片平缓的草地,映衬着横亘在远处的山脉。

从小镇蔻勒別勒达多Colbertaldo下车,看过路边的地图。这里起,道路向北,清晨里走起来正好不耀眼。之前在产区宣传册上看过很多次陡峭山丘上种满葡萄藤的标志性照片,不浪费一寸土地。眼下尽在咫尺,目睹这被誉为“英雄式”的葡萄种植景观,内心雀跃,不禁暗喜,这就是六千五百万年前的海洋了。

普罗塞克葡萄酒之路La Strada del Vino Prosecco大致是意大利最早的葡萄酒旅游项目,在1966年就已经建立,沿途由大片的葡萄园和未经开发的森林组成一幅自然的乡村美景,空气清新。道路两旁的树木经年生长,彼此相对,已经快要合拢成天然的隧道。点缀在葡萄酒之路上的小镇风格古朴,大约可以追溯至意大利伟大建筑师帕拉迪奥Palladio所在的公元十六世纪,事实上,大师本人确实曾经长期在此区域工作。随着旅游项目的发展,现在产区的道路设施极为完善,尤为令人印象深刻。高品质的柏油道路方便了乘车辆通行和骑自行车游览的游客,汽车和公路自行车队可以风驰电掣地从一个子产区奔向另一个子产区,同时欣赏沿途风土人文。但相对的,对于共用道路的徒步者来说,倒是需要额外多注意旅途中的交通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