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月纪行:气泡之城,Conegliano(二)

葡萄节:Festa dell’Uva。

我并不是一个猎奇的背包游游客,而是一个猎奇的意大利葡萄酒爱好者。所以,来到这个稍微偏远的山城,必然有着重要的期望,尤其是在秋天的采收季节里。寇内里亚诺Conegliano有着特雷维索Treviso周边区域里地位重要的葡萄酒节,300多支来自附近区域的葡萄酒会在九月末的周末,在这个起泡酒生产中心也是意大利著名葡萄酒种植酿造的历史学术中心之一,搭开展台供人品鉴。

关于山城寇内里亚诺Conegliano,可参见《秋月纪行:气泡之城,CONEGLIANO(一)》一文【https://vinofreddo.online/2018/09/09/wine-tour-in-autumn-city-of-bubbles-conegliano-1/】

于是上午的游行结束后,我们早早在路边的餐厅吃过午饭,稍作休整,然后精神抖擞的赶去了老城中心学院剧院前的广场。

主广场外高大的罗马柱下有长长的阶梯,而此时则成了葡萄节场地延展出去的通道。阶梯上堆满了各式各样的食用葡萄,在灿烂的阳光下甜美欲滴,引得人流走向场地,一起参与到丰收的庆祝中。

秋月纪行:气泡之城,Conegliano(一)

静逸的堂皇山城。

如果在结束了威尼斯的游览后恰巧从米斯特里Mestre坐火车向北进入山区,大约一小时前后就会经过一个古老的小山城:寇内里亚诺Conegliano。这对很多人来说并不在旅游目的地的列表中,但是有些意大利葡萄酒的爱好者们或许会隐约想起,这里就是瓦勒多比亚的内-寇内里亚诺Valdobiaddene-Conegliano这一生产普罗塞克Prosecco葡萄酒的著名法定产区DOCG中后面的那个村庄。或许,也就因此,有了到此一游的目的,就像我一样。

从维罗纳风尘仆仆的赶到寇内里亚诺Conegliano看葡萄采收,走出火车站,顺着主街道的方向,就看到远处山顶的城堡延山势俯视老城,气魄刚健。围绕着老城的主干道经过翻修铺上了沥青、平坦整洁,而一旦走进老城的范围里,就只剩下沿路铺着的传统花岗岩砖和鹅卵石块,让拖着两箱行李的我暗自叫苦,还要加上越来越陡的坡路。

随着行李箱与路面反复撞击的轰鸣声停止,也终于到达了酒店。古建改建的建筑外壁上大约还保留着十三世纪风格的彩画,也许是十七十八世纪的修复作品,小巷虽然只有大约几米宽,却是历史上真正的主街道,也是老城最核心的位置。下榻,赶紧睡个好觉。

第二天一早,吃过早餐,没有行李的负担,正好在清爽的秋意里散步、了解这个新的落脚点。古城不大,不用五分钟就能走出老城区,也是这时,还隔着环抱老城中心的居民建筑,就听到了外面整齐的鼓乐声。小城并没有多少居民,即使有,平时也大多在城里或者附近山区的酒庄工作。突然之间热闹起来,我们连忙跑过去看究竟。眼前的景象让我们想起了在其他城市也曾看到的战争有关的痕迹。意大利作为一个参与了两次世界大战的国家,有很多与近代战争有关的纪念日,战争不是一个词汇,而是那一代人年轻时有血有肉的经历,现在也时时被人们追忆。

秋月纪行:Quintarelli

​​圆山,Quintarelli

刚过午休。等到公路岔口的葡萄酒零售店开门,现在可以进屋里好好看一下,和城里的店铺比较下价格。

在瓦坡里切拉Valpolicella住了一周,随着周末来临,在这里的行程将近结束。这趟来到远郊的村里,因为各种原因没有提前预约产区声名最大的生产者昆塔莱利Quintarelli,现在看到路边小店里就有酒可卖、意识到和Quintarelli家的距离前所未有的接近,让我动起不就此错过的念头。坐车去更大的店铺买几瓶好酒,还是拜望这个20世纪已在全世界举足轻重的酿造传奇,我心里的决定清晰起来。

就这样,站在三岔路口的环岛上,我们决定了沿着公路旁不足四十厘米宽的土路向北折返,背向返回酒店的方向前进。这时候大概是下午三点。

秋月纪行:Tedeschi

​​澎湃的葡萄,Tedeschi

红砖房色彩明快。秋天下午的艳阳晒在木托架和光可鉴人的发酵罐上,倒映出另一半天空。

酒厂的仓储区停放了整垛的葡萄酒,打好托盘,贴上标签,等待发货。我们则在院子里徘徊,消磨一点多余的时间,等待和工作人员碰面。

Pedemonte,这个我眼中的Amarone世界的十字路口,来客可以很方便的一家接一家地拜访酒庄,包括路口北面、已经进军中国市场并获取了一定声誉的TommasiBolla等酒厂。但是为了在Tedeschi门前拍这张照片,我们认真多走了点路,只吃一点简餐,到达相对偏僻的街区,好在约定的时间段里专程拜访这间蜚声海外却又在国内少有人知的Valpolicella名家。

秋月纪行:Sartori di Verona

​​庭院里的葡萄园,行于未来

从相遇到相识;从葡萄酒学校里的一堂课,到造访酒庄的约定;从老城堡博物馆里的雕像到几百年后的一个印上几十上百万瓶葡萄酒的标识,从北京,到维罗纳。此刻的早上,我们已经站在地处Negrar ValleySartori庄园门口,因缘际会,雀跃不已。

在大门口做过登记,亲爱的Juliette来接我们,和Carmen女士一起为我们担任导览。

初入庄园,来自亚热带的棕榈和东方的竹林辟开墙外的喧闹,沿路势围合一条曲径,把来访者迎进百步之外的老建筑前。这里,三十米高的古松树依山势漫布,让人感到如置身老林中。庄园是始建于17世纪的夏季别墅,由Sartori家族四代前的Pietro先生于1898年购入。如果不是主楼旁边的酒厂设施正在确实地运转,可能只会有偶尔受邀来访的客人为这格调静逸的私人山庄而赞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