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丛记】:Edi Kante, Vitovska, Venezia Giulia IGT, 2015

葡萄无国界。

世家

尽管维托乌什卡Vitovska葡萄在意大利语中的官方拼写是Vitouska,事实上几乎所有研究学者和葡萄酒行业的从业者都更倾向于使用当地或者说是斯洛文尼亚语的名字维托乌什卡Vitovska来称呼这种葡萄。算是入乡随俗。

维托乌什卡Vitovska葡萄的起源很有意思,甚至可以说成Vitovska是起源于用于酿造普罗塞克Prosecco起泡酒的格莱拉Glera葡萄。当然,这有一半是玩笑话。格莱拉Glera葡萄曾经被认为因为环境差异存在多个不同的生物形态,包括圆格莱拉Glera Tondo,长格莱拉Glera Lungo和本土格莱拉Glera Nostrano。不难想象,这些只是形态有些不同的葡萄很有可能曾作为同一品种而被种植在一起。这样,也可能存在他们之间自然授粉、结果并产生出新的下一代的情况。然而,最近的科学证明,其实这些原本都叫作格莱拉Glera的葡萄,根本上,就不是一个品种而是多个品种,而这个下一代的孩子也和他们都属于不同的品种,是一个全新的自然杂交品种,也就是今天的维托乌什卡Vitovska。这个过程究竟是通过什么样的路径在哪里产生的,目前还没有循证的依据,所以暂时还只是我们合情合理的猜测。研究指出,维托乌什卡Vitovska的亲本是圆格莱拉Glera Tondo和本土格莱拉Glera Nostrano。但是问题没有就此解决,针对本土格莱拉Glera Nostrano的研究发现,这个品种和格莱拉Glera没有直接的关系,只是一个错误的称呼,事实上是另一个在意大利种植广泛的品种:玛勒瓦西亚-比安卡-仑嘎Malvasia Bianca Lunga。就这样,最终被我们发现维托乌什卡Vitovska继承了酿造普罗塞克Prosecco的格莱拉Glera葡萄一半的血缘。而关于上面提到的这些各种格莱拉Glera的来龙去脉和真真假假,那就是另一个故事了。

产区

现在在意大利,维托乌什卡Vitovska几乎只在唯一的一个区域内种植,也就是美丽的亚得里亚海海滨旅游胜地特里亚斯特Trieste所在的喀勒梭Carso地区。说到喀勒梭Carso,对大多数人来说,这都是一个貌似陌生的名字,但是如果提到这个地区的英文名字喀斯特Karst,或许就会立即引起一些敏感和共鸣了。事实上正是如此,这个地区的英文名字,就是著名的喀斯特地貌的由来,尽管世界上最早的对这一地质现象进行书面记录和研究的国家是晋代的中国。

Vinitaly系列报道:一个白葡萄酒的时代(一)

前言

意大利的红葡萄酒享誉世界,但不为人知的是意大利每年生产更多白葡萄酒而不是红葡萄酒。比如以因Amarone闻名的Veneto威尼托大区为例,事实上就是一个白葡萄酒产量占到七成以上的地区。

最近的一个世纪,意大利的干白葡萄酒在市场上没有获得与本国红葡萄酒相同的声望 ,也没有取得法国或德国对手那样的商业成功。是由于意大利的白葡萄品种乏善可陈么,或者是意大利并不适合生产白葡萄酒?这样的臆断和我的个人经验大相径庭:无论是质量、多样性和陈年潜力,我在意大利干白中都见证过出类拔萃的例子,很多意大利的知名酒庄也是以白葡萄酒为主的生产商。看来,应当是有一些合理的原因埋没了意大利白葡萄酒的声名。

秋月纪行:Allegrini

有风吹过,从Garda湖来。

经过朋友们的协调帮助,Allegrini酒庄的拜访终于成行。与其说是参观酒庄,更根本的目的倒是去参观名田La Poja。于是,一早如约赶往Fumane。沿小路盘旋,地势渐升,在经过了一条长长的石墙后,Villa della Torre的大门出现在眼前,红铜色的小标志就是Allegrini家的标志。

走过正门前的一小片葡萄园到达主建筑的入口。

由于搭我们去田里的车还没有到,索性在庭院里多呆一会,欣赏早上微妙变化的阳光。一扎长的松针带着螺旋状的纹理,变黄后一根一根从树顶落入草坪,掉在椅子下面。随手捡来就像小孩用的发簪,十分精美。

休息区上定制的长桌,居然是仿官窑工艺的整张陶瓷桌,釉色青灰,开片自然,不知是产自中国哪个地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