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丛记】:Fattoria dei Barb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1981

37年转眼过去,匆忙的只有我们,并非时间。

前言

桑娇维塞Sangiovese,大概是意大利最复杂的葡萄品种,如果没有我们风趣而严谨的伊安-达哥达Ian D’Agata老师所做的学术整理工作,现在我们可能很难在中国负责地讨论这个品种。桑娇维塞在意大利农业部门的数据库中存在超过100个不同克隆植株的注册,是意大利所有品种中数量最多的。为这样庞杂的桑娇维塞Sangiovese单独写一篇葡萄品种相关的介绍和品鉴记录可能太过宽泛,但通过一支意大利首个DOCG法定产区成立后第二个年份的、来自名厂的布鲁奈罗Brunello di Montalcino葡萄酒,在近40年后,我们或许可以回过头来,一窥桑娇维塞Sangiovese葡萄的潜质以及其与地域条件的结合。

世家

关于意大利种植面积第一、全球种植面积前十的葡萄品种桑娇维塞Sangiovese,至今我们还无法准确地描述它的历史和科学问题。对于桑娇维塞Sangiovese的起源,现存的历史记载仅起始于16世纪,从文献中大致可以归纳出如下的迁移路径:桑娇维塞Sangiovese的种植曾经仅集中在佛罗伦萨Firenze和弗利Forli附近的亚平宁山脉南北两侧,其中在Chianti区域被称为Sangioveto,在艾米莉亚-罗马涅Emilia-Romagna大区则被称为Sangiovese。随着种植区域在托斯卡纳Toscana全境内的扩大,后续桑娇维塞Sangiovese又在蒙特普齐亚诺Montepulciano区域被称为普卢纽罗-占提列Prugnolo Gentile,在蒙塔勒奇诺Montalcino被称为布鲁奈罗Brunello,在斯堪萨诺Scansano地区被称为莫列力诺Morellino。

正如历史记载表面上所显示的,有不少观点认为桑娇维塞Sangiovese是托斯卡纳地区的原生品种,是由当地野生葡萄繁衍的后代。然而,尽管相关基因研究中显示出了托斯卡纳Toscana野生葡萄和桑娇维塞Sangiovese存在一些基因上的相似性,却未能证明存在直接的亲子关系。对桑娇维塞Sangiovese的研究并不止于当地的野生品种,也涉及到托斯卡纳Toscana当地的驯化栽培品种,其中最关键的研究课题大概要算桑娇维塞Sangiovese和齐力耶吉奥罗Ciliegiolo葡萄之间的亲子关系。有研究指出,齐力耶吉奥罗Ciliegiolo是桑娇维塞Sangiovese的亲本,而对应的研究则说明相反的结论。不过,无论哪种研究,都说明了这两种葡萄之间存在直接的亲子关系,但是在研究的证明力上也都存在着或多或少的瑕疵或者是缺乏第三方的佐证。此外,针对桑娇维塞Sangiovese的基因亲缘关系研究还显示其与另外十来种葡萄也存在着类似的直接亲子关系,其中就包括西西里这些年炙手可热的埃特纳Etna火山红葡萄品种内来罗-马斯卡列谢Nerello Mascalese和Calabria的重要红葡萄品种戛格里欧珀Gaglioppo,以及西西里Sicilia的当地品种弗拉帕托Frappato和佩里科内Perricone——可见桑娇维塞Sangiovese这一品种在意大利葡萄品种世界中的重要位置。这些亲缘研究的部分成果里显示出桑娇维塞Sangiovese起源于意大利南部地区的可能性,但是对于桑娇维塞Sangiovese葡萄的准确来源、历史上的流转和杂交繁衍的过程,则仍处于有待进一步的研究验证和发现的阶段。科学如是。

VINITALY系列报道:Brunello di Montalcino Riserva DOCG,2012年份新酒试饮专题

对于布鲁奈罗Brunello葡萄酒,2012年是继2010年后产区协会发布的又一个五星年份,这一年份的葡萄酒究竟表现如何呢?让我们结合12款珍藏级Riserva葡萄酒的第一手品鉴报告,带您一窥究竟。我们也奉上更多的其他年份和这一地区出产的其他主要葡萄酒,帮您了解蒙塔勒奇诺Montalcino。

前一天晚上聊到很晚,我们受到我们的美国朋友Hermes Ortiz先生邀请,周一下午和他的朋友们一起参加布鲁奈罗-迪-蒙塔勒奇诺葡萄酒产区协会Consorzio del Vino Brunello di Montalcino的自由品鉴。这样,千钧一发之际得到了参加预约品鉴的机会,解了之前没有联系上产区协会的燃眉之急,由此才有了这篇报道。

John Baric先生(左)和Hermes Ortiz先生(右)

品鉴区位于托斯卡纳大厅内,协会的组织工作也相当高效。现场选酒的形式很灵活,场地四周围放着各家酒庄的Brunello供经预约的团队品鉴,可以在清单上勾划后由工作人员逐一提供,也可以和服务人员直接要求品鉴展架上的某些酒款。

由于本文内容较多,特意增加了导览部分,方便大家翻阅各部分信息:

2012, Goretti, L’Arringatore, Colli Perugini DOC

浓郁有力,极好的餐酒,但也有着并不易懂的一面。

酒液呈中等偏深的胡桃木色,中心是明亮的宝石红,边缘呈中等宽度而模糊。中等偏浓的干烟叶、略弱的雪茄盒、侧柏干乌梅香气和隐约的薄荷及焦油气味。经过一段时间的醒酒,还表现出中等程度以上的红豆粉香气。发展成熟。入口为浓郁的干乌梅,侧柏,干松针,巧克力和隐约的生烟草和太妃糖香气。干型葡萄酒,高酸,有温热感但包裹良好的高酒精,中等的细腻但有垩土般覆盖感和摩擦感的单宁,饱满的酒体。收尾长,包含无,乌梅和烟草的混合余味。平衡出色,酒精和细腻实在的单宁都溶入到饱满的酒体中,收尾扎实,浓郁度较好,复杂度较好。89-91分。

2014, Frescobaldi, Nipozzano, 150 Anni nelle Cantine del Castello, Chianti Rufina Riserva DOCG

酒庄150周年的纪念款虽然如一贯端正,但未必会一定比平时更好喝。产区的典型代表,现在喝还早,略显封闭,再过2-3年正好。

澄清的中等深度的宝石红带有中等宽度的模糊边缘。中等偏浓的烤木头、干松针和红辣椒粉气味,稍微接触空气后,表现出少许生烟叶,焦油和焦糖气息。香气发展而偏封闭。入口表现为浓郁的乌梅,侧柏,黑巧克力,硬干酪和微弱的太妃糖味道。干型(无糖),高酸度,中等偏高的酒精度,中等偏重的坚实、毛皮质感的单宁,饱满的酒体。较长的余味中是乌梅、硬干酪和黑巧克力以及少许的侧柏和生烟叶气味。

目前单宁结构良好,但是由于年份新桶味偏重,总体上较为平衡,余味较长,浓郁度较好,复杂度较好;89-90分。随着时间的发展,可以期待熏烤类的桶味和酒香会更好的融合,复杂度会进一步发展,果味和单宁也会更加平衡。目前已经可以饮用,但是可以经过3-4年的妥善保存,应该会有更好的进步,大概能达到91-92的水平。

20186月试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