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丛记】弗留利葡萄酒品鉴,始于1648年的Angoris安格丽丝酒庄

三十年战争,四百年传奇

“神圣罗马帝国皇帝奥地利国王费迪南德三世:

‘结束了,结束了,战争结束了。持续了三十年,从1618年到1648年。现在我们可以回家了。你,Locatello Locatelli洛卡泰洛-洛卡泰利,我忠实的仆从,以你在战争中的功绩,将获得Cormons科勒蒙斯地区最肥沃富饶的三百土地,Langoris兰格丽丝就是我赐予你土地的名字。’ ”

这段舞台剧的台词描写了在拉开近代史序幕的欧洲“三十年战争”结束时,神圣罗马帝国皇帝费迪南德三世于1648年在Friuli弗留利封赏Locatelli洛卡泰利男爵的场面,也就是我们今天的主角Angoris安格丽丝酒庄富有传奇色彩的故事的开始。

当然,文学作品中的描写或许有时不尽准确,比如根据相关的历史研究,Locatelli洛卡泰利男爵实际受封赐的时间很可能是在1644年至1647年之间。但是文字的记载终究重要,给我们留下追寻历史的诸多讯息,比如其中的Langoris兰格丽丝是拉丁文俗语中“长地”的意思,后来也成为了酒庄名称“Angoris”安格丽丝的出处,而这些封赐的土地今天仍归属于酒庄所有。

就在前些天,我在Frantiska弗朗缇什卡的来信中收到了Tenuta di Angoris(以下简称“Angoris”)安格丽丝酒庄2019年的年份回顾,并得知酒庄2017年份的Collio Bianco Riserva Giulio Locatelli吉乌里奥-洛卡泰利珍藏科里奥白葡萄混酿今年再次荣膺大红虾三杯奖。这已经是连续第三个年份了,我们为此高兴,也感到是情理之中。回想起几次一起品鉴Angoris安格丽丝酒庄的葡萄酒,可以肯定的是从没有一次——甚至没有一支酒让人失望过。

之前Veneto威尼托大区的回顾已近告一段落,我们将继续展开Friuli弗留利区域的意大利葡萄酒故事,Angoris安格丽丝就是这里不可错过的酒庄之一。我们倒转时间,带您回到2018年的那次品鉴中,或许这就是一个了解Friuli弗留利葡萄酒和Angoris安格丽丝酒庄的良好契机。

靠坐在沙发上,Angoris安格丽丝酒庄的展厅外是巨大会场里来往不断的人流,嘈杂的人声多少被阻绝在了这安静的一隅之外。墙上喷绘着巨幅的Locatelli洛卡泰利家族成员以及他们庄园的照片,似乎让访客们对酒庄背后的身世快要有所察觉。这时,我们的好朋友Frantiska弗朗缇什卡从繁忙中抽身,稍微示意我和上一批客人们的接洽已近结束,很快就过来招呼我们。我们也因此难得地在同样繁忙的行程里得以休息上一会。

没过多久,Frantiska弗朗缇什卡快步走过来,打过招呼就直接坐在边上的位置,看着眼前手册上一排排各个子产区和不同品种的葡萄酒问我:

“想要尝尝哪支?”

Angoris安格丽丝酒庄源于Friuli弗留利,准确地说,酒庄所拥有的Villa Locatelli洛卡泰利庄园位于Friuli Isonzo弗留利-易松佐法定产区内。由于Friuli弗留利在历史的不同时期中分别摄于神圣罗马帝罗、奥匈帝国、意大利和苏联的势力之下,庄园也随之在近四百年里经历了不断的动乱与战争,甚至还曾被征用为战地医院。几经占用、易主和归还之后,现在终于回到了Locatelli洛卡泰利家族成员的手中。今天Angoris安格丽丝酒庄由Marta Locatelli玛塔-洛卡泰利女士领导,拥有600多公顷土地,各个葡萄园分布在Collio科里奥,Friuli Colli Orientali弗留利-科里-奥联塔利和Friuli Isonzo弗留利-易松佐三个重要的法定产区范围内,所产的系列葡萄酒覆盖全面,又带有每个子产区的特征,是大区内重要的生产商。

我想多了解一些就酒庄而言对开拓中国市场更有直接关系的葡萄酒,而Frantiska弗朗缇什卡则是希望我也能多考虑自己更感兴趣的内容看看。相互好意体谅之下,我们干脆把交集改成了并集,决定还是把主要的酒款都尽可能尝试一下。也对,难得的时间与其拿来讨论,倒不如直接多品鉴几款葡萄酒。我们由白葡萄酒开始,一边准备试酒,也等着她下一批客人来访。还好展会的时候准时准点赴约对谁恐怕都是再难不过,我们也就有了一起品鉴的时间。

【葡丛记】Foradori, Granato, Teroldego, Vigneti delle Dolomiti IGT, 2011

“时空的交叉口”

闲话

如果限于两种葡萄为线索去讲述关于意大利葡萄品种的轶事,一篇我大概会留给Garganega戛乐嘎内嘎,由此来引动意大利的白葡萄品种的谱系(当然,其实Moscato Bianco莫斯卡托-比昂科也可以是个选择),另一篇则会再选择一个红葡萄品种。

红葡萄品种中,Nebbiolo内比奥罗和Sangiovese桑吉奥伟谢都有着自己的广泛的影响,尤其是Sangiovese桑吉奥伟谢,可以是很好的候选人。但如果从更宏大的意大利葡萄品种发展史的角度来看,我则会把这宝贵的机会留给Teroldego特洛勒迭勾这个并不为国内消费者所知的品种。这个品种链接了意大利和意大利之外的葡萄酒世界,记录了植物大迁徙中的一个关键瞬间,成为了日后意大利阿尔卑斯山区本土品种发展中继往开来的一环。

那么,就让我们来说说Teroldego特洛勒迭勾。

世家

Teroldego特洛勒迭勾有个亲姐妹叫Dureza,他们共同的祖父母或外祖父母是大名鼎鼎的Pinot Noir黑品诺葡萄,而Dureza的一个孩子叫作Syrah席拉,在澳大利亚也被称为Shiraz设拉子。家族中有着声势显赫的祖父母和如日方中的外甥,凭借这样的背景,任是哪个国家的旁观者也不得不认可身为中生代的Teroldego特洛勒迭勾的高贵血统——纵使心里暗自诟病他的生身父母之一可能是意大利的某个野生葡萄品种。

【秋月纪行】:酿酒师小镇科勒蒙斯Cormons(二)

“雨过天晴云破处”

酒过一巡。屋外的方砖几乎已经干透,酿酒师们也陆续离开酒吧,在这个繁忙的采收季里回到田间继续下午的工作。在伊莲娜Elena女士的建议下,我们在结束了白葡萄酒的品鉴后进入到红葡萄酒的部分,感受弗留利Friuli当地红葡萄品种的风采。依然没有吐酒桶,又是一轮,努力加餐饭。

8- Cantina Produttori Cormons, Friuli Isonzo DOC, Franconia, 2013
9- Bastiani Barbara, Il Neri, Vino Rosso (2011)
10- Cantina Produttori Cormons, Friuli Colli Orientali DOC, Schioppettino, 2014
11- Bastiani Barbara, Venezia Giulia IGT, Schioppettino, 2013
12- Cantina Produttori Cormons, Delle Venezie IGT, Pignolo, 2014

8- Cantina Produttori Cormons, Friuli Isonzo DOC, Franconia, 2013

弗兰科尼亚Franconia是Blaufrankisch蓝法兰克在意大利的名字,也是可能作为品种原产地的德国的一个区域的地理名称。考虑到意大利东北部曾经属于奥匈帝国的统治,那么今天流行在奥地利的蓝法兰克Blaufrankisch出现在这个边界区域,也就并不奇怪了。

笔记:樱桃、桉树叶和烤木头香气。干型,中高酸度,中高酒精。入口是浓郁的酸樱桃,收尾中是香草气息。

English Version
Cherry, eucalyptus and charred wood. Dry, m+ acidity, m+ alcohol. Pronounced sour cherries on the palate with vanilla in the finish.
9- Bastiani Barbara, Il Neri, Vino Rosso (2011)

VINITALY系列报道:Brunello di Montalcino Riserva DOCG,2012年份新酒试饮专题

对于布鲁奈罗Brunello葡萄酒,2012年是继2010年后产区协会发布的又一个五星年份,这一年份的葡萄酒究竟表现如何呢?让我们结合12款珍藏级Riserva葡萄酒的第一手品鉴报告,带您一窥究竟。我们也奉上更多的其他年份和这一地区出产的其他主要葡萄酒,帮您了解蒙塔勒奇诺Montalcino。

前一天晚上聊到很晚,我们受到我们的美国朋友Hermes Ortiz先生邀请,周一下午和他的朋友们一起参加布鲁奈罗-迪-蒙塔勒奇诺葡萄酒产区协会Consorzio del Vino Brunello di Montalcino的自由品鉴。这样,千钧一发之际得到了参加预约品鉴的机会,解了之前没有联系上产区协会的燃眉之急,由此才有了这篇报道。

John Baric先生(左)和Hermes Ortiz先生(右)

品鉴区位于托斯卡纳大厅内,协会的组织工作也相当高效。现场选酒的形式很灵活,场地四周围放着各家酒庄的Brunello供经预约的团队品鉴,可以在清单上勾划后由工作人员逐一提供,也可以和服务人员直接要求品鉴展架上的某些酒款。

由于本文内容较多,特意增加了导览部分,方便大家翻阅各部分信息:

秋月纪行:Cantina Valpolicella Negrar

​​百人酒厂,Cantina Valpolicella Negrar

午饭时间伸个懒腰。天空在阳伞和墙壁间隙里显得蔚蓝,微妙而细腻,线条和色块碰撞而平衡。

早上到达Negrar正好是周一,村里有集市,就赶来看热闹。Negrar村的主广场精巧而整洁,透露着中世纪的建筑风格。正值仲秋,天高云淡,广场的最深处坐落着村里的教堂,在光影的切割下简洁而浓郁,让人想起意大利画家沙梭的绘画和那些坐落在托斯卡纳城邦的始于公元七世纪的宏伟教堂。大约是自古以来积聚在维罗纳的贸易财富,让贵族们在山区修建夏季别墅时也就此在远离都市的地方兴建了这座明朗而挺拔的教堂,巨大的黄白两色大理石连同门前衣摆如流水般精湛的铜像一起,在秋日里熠熠生辉。

逛过快要收摊的集市,也到了午饭时间。左右找了找,村子不大,就在教堂后的一个小院餐厅里先吃上一口。结果出乎意料的好。补充能量的意大利面豆汤,香韧的肉丸,再来上半瓶当地红酒,给下午开了个好头。小啜几杯:

秋月纪行:MASI

​​MASI,寻找MASI。

回访过前一天送我们葡萄的酒农,离下午的拜访还有些时间,于是我异想天开地决定利用空档时间去拜访之前预约没有成行的MASI。因为觉得预约相对简单,当初就一直把MASI的行程安排放在最后确定,中间还调换了一次。但是确定行程时的时候才发现,MASI的时间表变得很快,大概是因为巨大的名声引来了很多美国客人,有很多和我一样的人都在预约和调整。结果到最后,竟然没有约到。既然如此,不如就趁眼下直接去一趟。

MASI的大本营位于Sant’Ambrogio的Gargagnago。由于是一时兴起,所以并没有太详细的地址,也没有和工作人员具体核实过。所以大约到达之后就要具体找找看了。

当天Sant’Ambrogio刚下过一场小雨,天空阴沉,石头砌起来的围墙和柏油路都被雨水浸润。连同萧瑟的松枝,一幅浓墨晕染的深秋之景,在所有的颜色里都带上一笔未被照亮的深黑,和前往别的村子时大不相同,让人想起威尼斯画派画风里的冲突与昏黑。

途中遇到的路牌指示,一边通往零售店,一边通往办公室。由于时间所剩无几,便直接向零售店前进。因为,喝,大概是最简单的了解方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