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来自阔勒托纳Cortona DOC,Mr. Fabrizio Rebuffo, Tenimenti d’Alessandro酒庄总经理

并且,又是这样,我们在改变。

前言

得益于朋友引荐,刚巧有机会在James Suckling展会前遇到了Fabrizio Rebuffo先生。但是席间简单的谈话中,我突然意识到正在目睹重要事件的发生,而Fabrizio先生无疑是一个非常适合的讲述者,于是我也就不顾场合的要求了这次采访。现在看来,这是明智之举。

产区位置

阔勒托纳Cortona产区位于整个托斯卡纳大区的最东端,依靠古老的亚平宁山脉,俯瞰瓦勒-迪-基阿那Val Di Chiana山谷,在从阿雷佐Arezzo通向佩鲁贾Perugia的要道上,而不为人知。虽然产区于1999年已经成为一个独立的法定产区DOC,但是真正直接接触这个产区的机会,可谓少之又少。

访谈

Freddo(F): 您是我遇到的第一位来自瓦勒-迪-基阿纳Val Di Chiana地区阔勒托纳Cortona法定产区的葡萄酒人。您能为我们介绍一下您的产区么?

Fabrizio(Fa): 我们位于托斯卡纳南部,离蒙特普齐亚诺Montepulciano和特拉西梅诺Trasimeno湖不远。有人说过阔勒多纳Cortona这个区域像隆河河谷Cotes du Rhone(法国),不过其实也有不同:我们这里一般来说有着非常非常热的夏天和相对温和的冬天以及不多的降雨,并且我们周边很近的地方也有一个湖。我们酒庄区域的土壤是白黏土,但整个阔勒托纳Cortona产区里的土壤条件有很强的多样性。

F: 白黏土,所以富含钙质?
Fa: 是的,差不多。然后我们也有一些地方和隆河河谷不太一样(的地方):这里(葡萄园)的海拔在400米左右,从350米到400米,这是主要的原因。

F: 非常有意思, 因为听起来您的席拉葡萄酒的质地相当紧致,有良好的单宁质地并且还有很高的酸度,听起来非常有趣。
Fa: 在意大利和整个欧洲,事实上席拉Syrah葡萄酒的最佳表现就是从隆河河谷开始的,我们也使在过去三十年里以这些精品葡萄酒作为标杆。这样的目标让我们在世界范围里取得了重要的结果。这个过程里,我们渐渐地意识到意大利的气候从15甚至30年前就开始发生变化。我们在经历一些不同。我们在酒窖里寻找平衡,表现我们所在的地方,让我们保持力量感和柔和,因为我们出产的席拉是一种介于。。。
F: 是的,就像是皮埃蒙特Piemonte的霞多丽Chardonnay葡萄酒,既不是新世界也不是旧世界。

秋月纪行:普罗塞克三部曲——PROSECCO之路

秋意浓。

九月底的清晨,在寇内里亚诺Conegliano巴士总站和去学校上课的初中生们一起搭上早班公交车,经过寇内里亚诺葡萄种植与酿酒学校出城,就向位于山区西面的瓦勒多比亚德涅Valdobbiadene方向驶去。

公交车只到小镇蔻勒別勒达多Colbertaldo。考虑到这只是学生们每天上学的必经之路,风光实在过于令人激动,只有当地的居民们才能习以为常。出城后看到沿途的葡萄园连绵起伏,不远处点缀着架满葡萄藤的山丘,时而眼前又变成一片平缓的草地,映衬着横亘在远处的山脉。

从小镇蔻勒別勒达多Colbertaldo下车,看过路边的地图。这里起,道路向北,清晨里走起来正好不耀眼。之前在产区宣传册上看过很多次陡峭山丘上种满葡萄藤的标志性照片,不浪费一寸土地。眼下尽在咫尺,目睹这被誉为“英雄式”的葡萄种植景观,内心雀跃,不禁暗喜,这就是六千五百万年前的海洋了。

普罗塞克葡萄酒之路La Strada del Vino Prosecco大致是意大利最早的葡萄酒旅游项目,在1966年就已经建立,沿途由大片的葡萄园和未经开发的森林组成一幅自然的乡村美景,空气清新。道路两旁的树木经年生长,彼此相对,已经快要合拢成天然的隧道。点缀在葡萄酒之路上的小镇风格古朴,大约可以追溯至意大利伟大建筑师帕拉迪奥Palladio所在的公元十六世纪,事实上,大师本人确实曾经长期在此区域工作。随着旅游项目的发展,现在产区的道路设施极为完善,尤为令人印象深刻。高品质的柏油道路方便了乘车辆通行和骑自行车游览的游客,汽车和公路自行车队可以风驰电掣地从一个子产区奔向另一个子产区,同时欣赏沿途风土人文。但相对的,对于共用道路的徒步者来说,倒是需要额外多注意旅途中的交通安全。

【葡丛记】:Edi Kante, Vitovska, Venezia Giulia IGT, 2015

葡萄无国界。

世家

尽管维托乌什卡Vitovska葡萄在意大利语中的官方拼写是Vitouska,事实上几乎所有研究学者和葡萄酒行业的从业者都更倾向于使用当地或者说是斯洛文尼亚语的名字维托乌什卡Vitovska来称呼这种葡萄。算是入乡随俗。

维托乌什卡Vitovska葡萄的起源很有意思,甚至可以说成Vitovska是起源于用于酿造普罗塞克Prosecco起泡酒的格莱拉Glera葡萄。当然,这有一半是玩笑话。格莱拉Glera葡萄曾经被认为因为环境差异存在多个不同的生物形态,包括圆格莱拉Glera Tondo,长格莱拉Glera Lungo和本土格莱拉Glera Nostrano。不难想象,这些只是形态有些不同的葡萄很有可能曾作为同一品种而被种植在一起。这样,也可能存在他们之间自然授粉、结果并产生出新的下一代的情况。然而,最近的科学证明,其实这些原本都叫作格莱拉Glera的葡萄,根本上,就不是一个品种而是多个品种,而这个下一代的孩子也和他们都属于不同的品种,是一个全新的自然杂交品种,也就是今天的维托乌什卡Vitovska。这个过程究竟是通过什么样的路径在哪里产生的,目前还没有循证的依据,所以暂时还只是我们合情合理的猜测。研究指出,维托乌什卡Vitovska的亲本是圆格莱拉Glera Tondo和本土格莱拉Glera Nostrano。但是问题没有就此解决,针对本土格莱拉Glera Nostrano的研究发现,这个品种和格莱拉Glera没有直接的关系,只是一个错误的称呼,事实上是另一个在意大利种植广泛的品种:玛勒瓦西亚-比安卡-仑嘎Malvasia Bianca Lunga。就这样,最终被我们发现维托乌什卡Vitovska继承了酿造普罗塞克Prosecco的格莱拉Glera葡萄一半的血缘。而关于上面提到的这些各种格莱拉Glera的来龙去脉和真真假假,那就是另一个故事了。

产区

现在在意大利,维托乌什卡Vitovska几乎只在唯一的一个区域内种植,也就是美丽的亚得里亚海海滨旅游胜地特里亚斯特Trieste所在的喀勒梭Carso地区。说到喀勒梭Carso,对大多数人来说,这都是一个貌似陌生的名字,但是如果提到这个地区的英文名字喀斯特Karst,或许就会立即引起一些敏感和共鸣了。事实上正是如此,这个地区的英文名字,就是著名的喀斯特地貌的由来,尽管世界上最早的对这一地质现象进行书面记录和研究的国家是晋代的中国。

【葡丛记】:Fattoria dei Barbi, Brunello di Montalcino, 1981

37年转眼过去,匆忙的只有我们,并非时间。

前言

桑娇维塞Sangiovese,大概是意大利最复杂的葡萄品种,如果没有我们风趣而严谨的伊安-达哥达Ian D’Agata老师所做的学术整理工作,现在我们可能很难在中国负责地讨论这个品种。桑娇维塞在意大利农业部门的数据库中存在超过100个不同克隆植株的注册,是意大利所有品种中数量最多的。为这样庞杂的桑娇维塞Sangiovese单独写一篇葡萄品种相关的介绍和品鉴记录可能太过宽泛,但通过一支意大利首个DOCG法定产区成立后第二个年份的、来自名厂的布鲁奈罗Brunello di Montalcino葡萄酒,在近40年后,我们或许可以回过头来,一窥桑娇维塞Sangiovese葡萄的潜质以及其与地域条件的结合。

世家

关于意大利种植面积第一、全球种植面积前十的葡萄品种桑娇维塞Sangiovese,至今我们还无法准确地描述它的历史和科学问题。对于桑娇维塞Sangiovese的起源,现存的历史记载仅起始于16世纪,从文献中大致可以归纳出如下的迁移路径:桑娇维塞Sangiovese的种植曾经仅集中在佛罗伦萨Firenze和弗利Forli附近的亚平宁山脉南北两侧,其中在Chianti区域被称为Sangioveto,在艾米莉亚-罗马涅Emilia-Romagna大区则被称为Sangiovese。随着种植区域在托斯卡纳Toscana全境内的扩大,后续桑娇维塞Sangiovese又在蒙特普齐亚诺Montepulciano区域被称为普卢纽罗-占提列Prugnolo Gentile,在蒙塔勒奇诺Montalcino被称为布鲁奈罗Brunello,在斯堪萨诺Scansano地区被称为莫列力诺Morellino。

正如历史记载表面上所显示的,有不少观点认为桑娇维塞Sangiovese是托斯卡纳地区的原生品种,是由当地野生葡萄繁衍的后代。然而,尽管相关基因研究中显示出了托斯卡纳Toscana野生葡萄和桑娇维塞Sangiovese存在一些基因上的相似性,却未能证明存在直接的亲子关系。对桑娇维塞Sangiovese的研究并不止于当地的野生品种,也涉及到托斯卡纳Toscana当地的驯化栽培品种,其中最关键的研究课题大概要算桑娇维塞Sangiovese和齐力耶吉奥罗Ciliegiolo葡萄之间的亲子关系。有研究指出,齐力耶吉奥罗Ciliegiolo是桑娇维塞Sangiovese的亲本,而对应的研究则说明相反的结论。不过,无论哪种研究,都说明了这两种葡萄之间存在直接的亲子关系,但是在研究的证明力上也都存在着或多或少的瑕疵或者是缺乏第三方的佐证。此外,针对桑娇维塞Sangiovese的基因亲缘关系研究还显示其与另外十来种葡萄也存在着类似的直接亲子关系,其中就包括西西里这些年炙手可热的埃特纳Etna火山红葡萄品种内来罗-马斯卡列谢Nerello Mascalese和Calabria的重要红葡萄品种戛格里欧珀Gaglioppo,以及西西里Sicilia的当地品种弗拉帕托Frappato和佩里科内Perricone——可见桑娇维塞Sangiovese这一品种在意大利葡萄品种世界中的重要位置。这些亲缘研究的部分成果里显示出桑娇维塞Sangiovese起源于意大利南部地区的可能性,但是对于桑娇维塞Sangiovese葡萄的准确来源、历史上的流转和杂交繁衍的过程,则仍处于有待进一步的研究验证和发现的阶段。科学如是。

订阅

喝酒创未来:“人人面前都有一个未来,而我们面前有一个共同的未来。”

我们日常消费的葡萄酒大约主要来自不超过十几种葡萄,我们每天讨论的可能不超过五个。而事实上,这个世界里存在着数以千计的酿酒葡萄品种。或许是因为这些少数品种在历史上获得过市场地位上的成功和机遇,以及人们已经在这些品种上投入的大量研究和精力让这些品种的培育显得更有把握,大多数其他品种都只是边缘的存在,甚至不断面临着被这些更成功的国际品种(或者说是商业品种)取代,而陷入灭绝的风险。在这个商业社会里,我们的支付就是我们的投票,我们用每一张纸币,每一枚硬币以及在屏幕上的每一次点击投票。我们的投票也改变着我们的未来,如今的情况就来自于我们过去的“选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