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月纪行:普罗塞克三部曲——PROSECCO之路

秋意浓。

九月底的清晨,在寇内里亚诺Conegliano巴士总站和去学校上课的初中生们一起搭上早班公交车,经过寇内里亚诺葡萄种植与酿酒学校出城,就向位于山区西面的瓦勒多比亚德涅Valdobbiadene方向驶去。

公交车只到小镇蔻勒別勒达多Colbertaldo。考虑到这只是学生们每天上学的必经之路,风光实在过于令人激动,只有当地的居民们才能习以为常。出城后看到沿途的葡萄园连绵起伏,不远处点缀着架满葡萄藤的山丘,时而眼前又变成一片平缓的草地,映衬着横亘在远处的山脉。

从小镇蔻勒別勒达多Colbertaldo下车,看过路边的地图。这里起,道路向北,清晨里走起来正好不耀眼。之前在产区宣传册上看过很多次陡峭山丘上种满葡萄藤的标志性照片,不浪费一寸土地。眼下尽在咫尺,目睹这被誉为“英雄式”的葡萄种植景观,内心雀跃,不禁暗喜,这就是六千五百万年前的海洋了。

普罗塞克葡萄酒之路La Strada del Vino Prosecco大致是意大利最早的葡萄酒旅游项目,在1966年就已经建立,沿途由大片的葡萄园和未经开发的森林组成一幅自然的乡村美景,空气清新。道路两旁的树木经年生长,彼此相对,已经快要合拢成天然的隧道。点缀在葡萄酒之路上的小镇风格古朴,大约可以追溯至意大利伟大建筑师帕拉迪奥Palladio所在的公元十六世纪,事实上,大师本人确实曾经长期在此区域工作。随着旅游项目的发展,现在产区的道路设施极为完善,尤为令人印象深刻。高品质的柏油道路方便了乘车辆通行和骑自行车游览的游客,汽车和公路自行车队可以风驰电掣地从一个子产区奔向另一个子产区,同时欣赏沿途风土人文。但相对的,对于共用道路的徒步者来说,倒是需要额外多注意旅途中的交通安全。

【葡丛记】:Beato Bartolomeo, Vespaiolo, Breganze DOC, 2016

Veneto大区也好,其他大区也好,都不止有一些主要品种,还有很多当地独有的优秀且有趣的小品种,比如维斯帕尤拉Vespaiola。

世家

目前认为维斯帕尤拉Vespaiola是威尼托Veneto大区的原生品种,主要种植在维琴察Vicenza附近区域,尤其以布雷甘泽Breganze地区最为著名,也有记载说明曾经在皮埃蒙特Piemonte和锡耶纳Siena地区有过种植,甚至苏阿维Soave葡萄酒中也曾混有维斯帕尤拉Vespaiola。维斯帕尤拉Vespaiola的字面意思是指“胡蜂”,指收获季节里香甜的果实会吸引来大量的胡蜂。

事实上,这种葡萄酿造的葡萄酒确实会有蜂蜜的味道,尤其是通过传统工艺制成当地著名的风干葡萄酒托勒阔拉多Torcolato的时候。维斯帕尤拉Vespaiola年轻的时候生长较为旺盛,所以经常采用长枝型的修剪方式。香气的类型上,单品种葡萄酒可以具有精细的槐花香,所以可能并不适合过度氧化的酿造风格。相对的,这种葡萄被认为是一个高酒石酸含量的品种,较多用于甜白、干白甚至起泡葡萄酒的酿造。其中,维斯帕尤拉Vespaiola酿造的干白和起泡酒被称为维斯帕尤罗Vespaiolo,另外尤其以风干工艺制成的甜白葡萄酒托勒阔拉多Torcolato最为知名,是产区的标志性葡萄酒。

秋月纪行:气泡之城,Conegliano(二)

葡萄节:Festa dell’Uva。

我并不是一个猎奇的背包游游客,而是一个猎奇的意大利葡萄酒爱好者。所以,来到这个稍微偏远的山城,必然有着重要的期望,尤其是在秋天的采收季节里。寇内里亚诺Conegliano有着特雷维索Treviso周边区域里地位重要的葡萄酒节,300多支来自附近区域的葡萄酒会在九月末的周末,在这个起泡酒生产中心也是意大利著名葡萄酒种植酿造的历史学术中心之一,搭开展台供人品鉴。

关于山城寇内里亚诺Conegliano,可参见《秋月纪行:气泡之城,CONEGLIANO(一)》一文【https://vinofreddo.online/2018/09/09/wine-tour-in-autumn-city-of-bubbles-conegliano-1/】

于是上午的游行结束后,我们早早在路边的餐厅吃过午饭,稍作休整,然后精神抖擞的赶去了老城中心学院剧院前的广场。

主广场外高大的罗马柱下有长长的阶梯,而此时则成了葡萄节场地延展出去的通道。阶梯上堆满了各式各样的食用葡萄,在灿烂的阳光下甜美欲滴,引得人流走向场地,一起参与到丰收的庆祝中。

秋月纪行:气泡之城,Conegliano(一)

静逸的堂皇山城。

如果在结束了威尼斯的游览后恰巧从米斯特里Mestre坐火车向北进入山区,大约一小时前后就会经过一个古老的小山城:寇内里亚诺Conegliano。这对很多人来说并不在旅游目的地的列表中,但是有些意大利葡萄酒的爱好者们或许会隐约想起,这里就是瓦勒多比亚的内-寇内里亚诺Valdobiaddene-Conegliano这一生产普罗塞克Prosecco葡萄酒的著名法定产区DOCG中后面的那个村庄。或许,也就因此,有了到此一游的目的,就像我一样。

从维罗纳风尘仆仆的赶到寇内里亚诺Conegliano看葡萄采收,走出火车站,顺着主街道的方向,就看到远处山顶的城堡延山势俯视老城,气魄刚健。围绕着老城的主干道经过翻修铺上了沥青、平坦整洁,而一旦走进老城的范围里,就只剩下沿路铺着的传统花岗岩砖和鹅卵石块,让拖着两箱行李的我暗自叫苦,还要加上越来越陡的坡路。

随着行李箱与路面反复撞击的轰鸣声停止,也终于到达了酒店。古建改建的建筑外壁上大约还保留着十三世纪风格的彩画,也许是十七十八世纪的修复作品,小巷虽然只有大约几米宽,却是历史上真正的主街道,也是老城最核心的位置。下榻,赶紧睡个好觉。

第二天一早,吃过早餐,没有行李的负担,正好在清爽的秋意里散步、了解这个新的落脚点。古城不大,不用五分钟就能走出老城区,也是这时,还隔着环抱老城中心的居民建筑,就听到了外面整齐的鼓乐声。小城并没有多少居民,即使有,平时也大多在城里或者附近山区的酒庄工作。突然之间热闹起来,我们连忙跑过去看究竟。眼前的景象让我们想起了在其他城市也曾看到的战争有关的痕迹。意大利作为一个参与了两次世界大战的国家,有很多与近代战争有关的纪念日,战争不是一个词汇,而是那一代人年轻时有血有肉的经历,现在也时时被人们追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