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丛记】:Edi Kante, Vitovska, Venezia Giulia IGT, 2015

葡萄无国界。

世家

尽管维托乌什卡Vitovska葡萄在意大利语中的官方拼写是Vitouska,事实上几乎所有研究学者和葡萄酒行业的从业者都更倾向于使用当地或者说是斯洛文尼亚语的名字维托乌什卡Vitovska来称呼这种葡萄。算是入乡随俗。

维托乌什卡Vitovska葡萄的起源很有意思,甚至可以说成Vitovska是起源于用于酿造普罗塞克Prosecco起泡酒的格莱拉Glera葡萄。当然,这有一半是玩笑话。格莱拉Glera葡萄曾经被认为因为环境差异存在多个不同的生物形态,包括圆格莱拉Glera Tondo,长格莱拉Glera Lungo和本土格莱拉Glera Nostrano。不难想象,这些只是形态有些不同的葡萄很有可能曾作为同一品种而被种植在一起。这样,也可能存在他们之间自然授粉、结果并产生出新的下一代的情况。然而,最近的科学证明,其实这些原本都叫作格莱拉Glera的葡萄,根本上,就不是一个品种而是多个品种,而这个下一代的孩子也和他们都属于不同的品种,是一个全新的自然杂交品种,也就是今天的维托乌什卡Vitovska。这个过程究竟是通过什么样的路径在哪里产生的,目前还没有循证的依据,所以暂时还只是我们合情合理的猜测。研究指出,维托乌什卡Vitovska的亲本是圆格莱拉Glera Tondo和本土格莱拉Glera Nostrano。但是问题没有就此解决,针对本土格莱拉Glera Nostrano的研究发现,这个品种和格莱拉Glera没有直接的关系,只是一个错误的称呼,事实上是另一个在意大利种植广泛的品种:玛勒瓦西亚-比安卡-仑嘎Malvasia Bianca Lunga。就这样,最终被我们发现维托乌什卡Vitovska继承了酿造普罗塞克Prosecco的格莱拉Glera葡萄一半的血缘。而关于上面提到的这些各种格莱拉Glera的来龙去脉和真真假假,那就是另一个故事了。

产区

现在在意大利,维托乌什卡Vitovska几乎只在唯一的一个区域内种植,也就是美丽的亚得里亚海海滨旅游胜地特里亚斯特Trieste所在的喀勒梭Carso地区。说到喀勒梭Carso,对大多数人来说,这都是一个貌似陌生的名字,但是如果提到这个地区的英文名字喀斯特Karst,或许就会立即引起一些敏感和共鸣了。事实上正是如此,这个地区的英文名字,就是著名的喀斯特地貌的由来,尽管世界上最早的对这一地质现象进行书面记录和研究的国家是晋代的中国。

喀勒梭Carso从十六世纪起就作为地名出现于古代地图上。现今广义的喀勒梭Carso地区,既不是意大利、斯洛文尼亚也不是克罗地亚,而是同时属于这三个国家的石灰岩台地。因为自身的化学性质,石灰岩会在环境化学侵蚀和其他各类地质作用的影响下剥落成贫瘠、多石块的石灰质土壤,同时也在石灰岩台地地区的地下留下众多的溶洞并贮存大量的地下水。以上广义的喀勒梭Carso地区北部属于阿尔卑斯山脉,南部属于地中海地区,同时受到来自亚得里亚海的凉风和阿尔卑斯山脉的冷风的交替影响。

狭义的喀勒梭Carso则主要是指意大利的喀勒梭Carso DOC法定产区,位于广义喀勒梭Carso区域中的喀勒梭-特里亚斯提诺Carso Triestino子区域,倚靠特里亚斯特Trieste湾区,面向亚得里亚海,海拔在200-400米之间。如果继续细分,以石灰岩和石英土壤为主的拉纳洛山Monte Lanaro为分界,喀勒梭-特里亚斯提诺Carso Triestino分为南北两个部分:北部为在红色表层土和石灰岩梯田上建立的大片葡萄园,南部则是多石的温带大草原。

酒庄

维托乌什卡Vitovska葡萄从1960年代开始由路易吉-鲁宾可Luigi Lupinc先生发起商业化的种植栽培,中兴于上世纪八十年代,其中埃迪-坎特Edi Kante先生就是这一运动中的旗帜性人物之一。这位称自己为手艺人的酿酒师把自己的葡萄园叫作“没有土地的土地”,因为土壤中到处都是石头。在特里亚斯特湾海风的吹拂下,埃迪-坎特Edi Kante先生葡萄园中酿造的Vitovska葡萄酒几乎从第一天起就是出色的。

种植酿造

这款酒产自喀勒梭-特里亚斯提诺Carso Triestino区域,海拔250米,土壤由红土Terra Rossa和石灰岩构成。2015年份由100%的维托乌什卡Vitovska酿造,藤龄20年左右,采用居由式Guyot架型栽培,种植密度每公顷8000株,每株产500-600克葡萄,在9月上半月采收。

酿造工艺上,不做浸渍,在旧的小法国橡木桶中发酵并陈年12个月,之后转入不锈钢容器静置6个月,不做过滤,直接装瓶。

印象

复杂而和谐,独特的香气类型和润滑的酒体。发酵和熟成工艺带来的醇香和年份、采收时机以及品种特征带来的新鲜香气完好地混合在一起,一波三折,值得尝试。

品酒笔记

中等的柠檬色,边缘窄。中等偏重的焦油,橄榄油,蜂蜜,青草和少许的汽油和奶油香气。干型,圆润油滑的酒体,低酒精,中高酸度,中等偏弱的成熟单宁。入口转为中等以上的菠萝和酸橙味道。中长的收尾中是饼干和杏仁的香气。 良好的、有个性的酒体结构,良好的余味,较好的集中度,很好的复杂度。89-90分。

试饮于2018年5月。

English Version
Medium lemon, narrow rim. Medium+ tar, olive oil, honey, grassy, less petrol and cream. Dry, round oily body, low alcohol, m+ acidity, m- ripe tannin. M+ pineapple and lime on the palate. A m+ biscuit and almond finish. Good balance, good length, almost good intensity, very good complextiy. 89-90.
储藏与侍酒意见

有陈年的能力,但是考虑到新鲜的青草和橄榄油一类的香气,个人倾向现在饮用为好。【本期完】

本文图片全部由Lulu和Freddo拍摄并拥有版权。【葡丛记】:Edi Kante, Vitovska, Venezia Giulia IGT, 2015是发布于VinoFreddo.online的文章,不允许被复制于其他站点。【葡丛记】:Edi Kante, Vitovska, Venezia Giulia IGT, 2015 is a post from: VinoFreddo.online which is not allowed to be copied on other sites

参考

* http://www.kante.it
* https://it.wikipedia.org/wiki/Carso
* http://www.treccani.it
* 《Native Wine Grapes of Italy》, By Ian D’Agata
* 《Wine Grapes》, By Jancis Robinson, Julia Harding & Jose Vouillamoz

《您可以通过访问主站https://vinofreddo.online、分享本文、订阅、提交评论等方式来参与和支持我们的成长。》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