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月纪行:酒乡维罗纳

​​在维罗纳的光影中

早上走出新门火车站,宽大的车站广场与老城区隔路相望。穿过足有六七条车道宽的主干道靠近老城,维罗纳大型城市的格局让人觉得熟悉而鲜明,联想到北京。向北移开几十步,远离身后车来车往的快速路,街区渐渐平静,梧桐与落叶在清晨里泛起一丝凉意,唯有马路略显宽阔。

为了领略葡萄酒和风土,我们走访各个目的地,也沿途造访当地的美术馆和博物馆、酒吧、餐厅、市场和旅店。与一位一位意大利葡萄酒人的接触以及与一位又一位普通居民的相识,使我不可避免地形成了一种认识,即无论葡萄酒或是其他,在意大利,意义的赋予根本是建立在美学判断之上。美,是意大利人潜意识里自觉的全民天赋和价值基础。

于是在准备开始写下另一篇Valpolicella酒庄游记之前,我深感需要为这个自古交织了葡萄酒、贸易、争斗与艺术的城市,维罗纳本身,付上些许的笔墨,记录下此行中一天的周末行程,让意大利酒背后的审美、思辨和情感更有机会展示在喜爱者的面前,以尽到我身为一个意大利酒爱好者的义务。

同在Veneto省,与威尼斯不同,维罗纳在举手投足间多出一份来自过往记忆的轻与重。在宽敞从容的老街区,偶然经过的几个背负着挺拔建筑的廊柱雕塑,也会在刹那给灵魂注入一份震撼。在这里,财富和历史都平安地陈列在街道上,容纳人们每天穿行而过。

秋日里,Adige河在城里蜿蜒,早起的游客在河面上玩漂流。临河而居,宽阔的Adige河面和曲折的流向刻划出维罗纳规模出众的规划轮廓,成就了意大利北部最大的古罗马城市。

维罗纳标志之一的老城堡横跨在主河道上,曾是实际意义上的桥头堡,过桥时从城墙下的阴影里看天空,显得格外蔚蓝浓郁。这里是热门的景点,艺人,游客和鸽子都聚集在连接两岸的红砖拱桥上,在好天气里,享受一刻好时光。从北桥头向北就离开了古代城市的中心区,而从南桥头可以进入到市区或者老城堡博物馆。从格局来看,这里大概就是戍卫维罗纳权力中心的北大门。在战争前后历经损毁与修复,如今老城堡又因设计师的参与从和平中孕育新生。

老城堡博物馆收藏了大量精美的艺术作品,从作品的平均水准来看,我认为甚至并不逊于乌菲兹美术馆。而且大概也源于藏品的时间跨度和精心的策展,艺术的历史影响在这里显现的更为清晰鲜明,很好地呈现了意大利近一千年艺术发展的脉络。

仅从绘画作品来看,这里可以感受到来自十世纪传统宗教绘画的影响和文艺复兴中拉斐尔人像中认知与表达的光辉。而更有趣的是,后世超现实主义和立体主义的可能性也早在几百年前就已经被伟大的艺术家们深入探索了。

所以,从很大程度上,我愿意认为当今西方艺术中的一系列重要流派,在所谓现代性的进境上,根本仍源于几百年前的意大利绘画艺术高峰,面对的问题仍如出一辙。另外一些,则是基于对这一潮流的再思辨,批判和逃离。

而这些绘画,从经验上又产生于险峻的阿尔卑斯经由托斯卡纳平原探入地中海时创造的生命体验,锋利而敏锐。风土如是。

铁与铜的斗争里,维罗纳因为葡萄酒和贸易拥有财富,因财富诱使战争,因战争而湮灭而重生。维罗纳就像这把铸就的铁剑,历经磨难与争斗,而一丝明亮的烙印依然印入沉沦复生的身体里,在时间之中走向永恒。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