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INITALY系列报道:Timorasso专题,由2009至2016

从现在起的18个月里,如果挑选下一个意大利的白葡萄酒未来之星,我想这个品种会是迪莫拉索Timorasso。

在意大利,很多葡萄品种,尤其是那些传统而濒危的品种,能够在今天再次兴旺,经常是起源于一位或者是几位英雄人物的涌现。对于迪莫拉索Timorasso这种葡萄来说,这位守护者就是Walter Massa先生,现在他也是我们的英雄。一个来自葡萄酒家族的年轻一代,用几十年的时间保护了、并且再次向世界证明了一个面临濒危的传统葡萄品种的不可替代性,如今使得这个葡萄品种的原产区独具特色,富有活力。

历史

如今迪莫拉索Timorasso葡萄的种植区域主要是在皮埃蒙特Piemonte东南部的托勒多纳Tortona附近。这个被对应命名为克里-托勒托内赛Colli Tortonesi(即托勒多纳山丘)的产区覆盖了30个村的地域范围,普遍海拔在200-300米之间,土壤多为黏土、白垩和砂石混合土壤,有着上千年的葡萄种植文化。

迪莫拉索Timorasso在当地方言中也曾被称为Timuasso,如果有机会找到上世纪八十年代的老年份葡萄酒,还可以从酒标上印证这一点。在1885年关注意大利食用葡萄的统计报告中,迪莫拉索Timorasso和同区域的阔勒帖赛Cortese(用于著名的Gavi葡萄酒的酿造)被共同列在当时意大利种植最广泛的酿酒及食用葡萄品种的名单中。但经历了根瘤蚜入侵之后,到上世纪70年代初,迪莫拉索Timorasso的种植面积按统计只剩下20-30公顷,这种情况直至2000年都没有改变,在持续三十年的时间里徘徊在仅两倍于濒危(种植面积少于10公顷的)的标准上。

Vinitaly系列报道:一个白葡萄酒的时代(三)

此次品鉴的葡萄酒包括一些目前具有代表性的意大利白葡萄酒产区过去20年间出品的高品质白葡萄酒:
1- Pieropan, Soave Classico DOC, “La Rocca”, 2006
2- Fattoria San Lorenzo, Verdicchio dei Castelli di Jesi Classico Riserva DOC, Vigna delle Oche, 2007
3- Cesconi, Dolomiti Nosiola IGT, 2003
4- Nals-Margreid, Alto Adige Pinot Bianco DOC, Sirmian, 2012
5- Vigneti Massa, Colli Tortonesi Timorasso DOC, “Sterpi”, 2007
6- Emidio Pepe, Trebbiano D’Abruzzo DOC, 2007
7- Ferlat, Friuli Isonzo Friulano DOC, 2010
8- Edi Keber, Collio Bianco DOC, 1999
9- Marisa Cuomo, Costa d’Amalfi DOC, “Fiorduva”, 2009

左起:Kristian Keber,Roberto Cesconi,Henry Davar,Walter Massa

酒之六:Emidio Pepe, Trebbiano D’Abruzzo DOC, 2007

特雷比亚诺-阿布鲁瑟瑟Trebbiano Abruzzese葡萄常年以来被和其他的某一种或某几种其他葡萄混淆在一起,比如特雷比亚诺-托斯卡诺Trebbiano Toscano,波比诺-比昂科Bombino Bianco或者是帕塞丽娜Passerina,甚至法定命名为特雷比亚诺-阿布鲁瑟瑟Trebbiano d’Abruzzo的葡萄酒至今仍因为历史原因允许使用Trebbiano Toscano和Bombino Bianco等葡萄来进行酿造。这些误会经常造成葡萄园中不适当的栽培方式、在错误的时间被采收,并酿造出品质欠佳的葡萄酒。1925年前后至今,甚至早在1906年,很多区分这些名字相似的Trebbiano葡萄的努力就在进行中,如今已经列明了十几种不同的特雷比亚诺Trebbiano葡萄。

秋月纪行:Tedeschi

​​澎湃的葡萄,Tedeschi

红砖房色彩明快。秋天下午的艳阳晒在木托架和光可鉴人的发酵罐上,倒映出另一半天空。

酒厂的仓储区停放了整垛的葡萄酒,打好托盘,贴上标签,等待发货。我们则在院子里徘徊,消磨一点多余的时间,等待和工作人员碰面。

Pedemonte,这个我眼中的Amarone世界的十字路口,来客可以很方便的一家接一家地拜访酒庄,包括路口北面、已经进军中国市场并获取了一定声誉的TommasiBolla等酒厂。但是为了在Tedeschi门前拍这张照片,我们认真多走了点路,只吃一点简餐,到达相对偏僻的街区,好在约定的时间段里专程拜访这间蜚声海外却又在国内少有人知的Valpolicella名家。

秋月纪行:Sartori di Verona

​​庭院里的葡萄园,行于未来

从相遇到相识;从葡萄酒学校里的一堂课,到造访酒庄的约定;从老城堡博物馆里的雕像到几百年后的一个印上几十上百万瓶葡萄酒的标识,从北京,到维罗纳。此刻的早上,我们已经站在地处Negrar ValleySartori庄园门口,因缘际会,雀跃不已。

在大门口做过登记,亲爱的Juliette来接我们,和Carmen女士一起为我们担任导览。

初入庄园,来自亚热带的棕榈和东方的竹林辟开墙外的喧闹,沿路势围合一条曲径,把来访者迎进百步之外的老建筑前。这里,三十米高的古松树依山势漫布,让人感到如置身老林中。庄园是始建于17世纪的夏季别墅,由Sartori家族四代前的Pietro先生于1898年购入。如果不是主楼旁边的酒厂设施正在确实地运转,可能只会有偶尔受邀来访的客人为这格调静逸的私人山庄而赞叹。

秋月纪行:Cantina Valpolicella Negrar

​​百人酒厂,Cantina Valpolicella Negrar

午饭时间伸个懒腰。天空在阳伞和墙壁间隙里显得蔚蓝,微妙而细腻,线条和色块碰撞而平衡。

早上到达Negrar正好是周一,村里有集市,就赶来看热闹。Negrar村的主广场精巧而整洁,透露着中世纪的建筑风格。正值仲秋,天高云淡,广场的最深处坐落着村里的教堂,在光影的切割下简洁而浓郁,让人想起意大利画家沙梭的绘画和那些坐落在托斯卡纳城邦的始于公元七世纪的宏伟教堂。大约是自古以来积聚在维罗纳的贸易财富,让贵族们在山区修建夏季别墅时也就此在远离都市的地方兴建了这座明朗而挺拔的教堂,巨大的黄白两色大理石连同门前衣摆如流水般精湛的铜像一起,在秋日里熠熠生辉。

逛过快要收摊的集市,也到了午饭时间。左右找了找,村子不大,就在教堂后的一个小院餐厅里先吃上一口。结果出乎意料的好。补充能量的意大利面豆汤,香韧的肉丸,再来上半瓶当地红酒,给下午开了个好头。小啜几杯:

秋月纪行:Viviani

​​在群山之巅,是Viviani

去年ABBCS北京酒展上,在众多年份过新的参展酒款里,Viviani的一系列红葡萄酒里统一展现出一种烟草气,这在当时现场的一派果味和生硬单宁里体现了一种独特的趣味。出于好奇,便尝试和酒庄的女庄主Sandra询问能否前去拜访。此行即始于此。

早上乘车上山,到半山腰天光已亮。从安排行程之初,就发现Viviani的所在地相当不便于拜访,远离城镇,如今一见,才知山路盘桓。

车行更远,回首望去,Negrar已从精巧的罗马广场变成远处一小片星星点点的白墙红瓦。Valpolicella这自古罗马时期就名扬天下的酒窖山谷,则以最具象的样貌呈现在眼前,同绵绵的晨光一起,一直延续到天际之外。

Viviani远离城镇的程度可以用这个例子简单说明,只有非常有限的交通链接。公车行到半路已经转向其他方向,不再上山,而我们只能步行沿着高速公路行进。机动车以超过100公里的时速从身边呼啸而过,在防水外套上确实地印上风压,冰冷透彻的空气里浸入了秋叶的味道,沿路不断出现前方注意落石和动物出没的标记,能走的路上长出野草和荆棘,大概也就只有15厘米宽。。。说实在的,我之前只是在地图上看了有一段路要走,可没注意到这是高速公路。这可能是我走过最危险的一段路了。一边前后观察车辆,一边寻找时机,几十米几十米地向山上蹭,注意每个转角和发卡弯。走着走着还飘起点小雨来。如果说唯一让我相信我们的行程是安全的,也就是手机的定位导航还在一步一步的带我们走向目的地。怎么说呢,后来导航也没信号了。。。也对,这是在山里,还好是高速公路,起码不用担心迷路。离目的地越来越近了,一切向好,尽在掌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