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葡丛记】:Campodelsole, SAN PASCASIO, Romagna Pagadebit DOP, 2016

“还清旧债”

轶事

如果您偶尔已经在听人谈论意大利葡萄酒品种复杂、难以理清,那巴嘎代必特Pagadebit 恐怕就是其中最好的代表了——可能目前还不太能真正讲清楚。用意大利葡萄酒研究权威Ian d’Agata老师的话来讲,就是“卓而出群的混乱”。

事实上,在意大利官方的葡萄品种管理体系里,根本就不存在巴嘎代必Pagadebit这样一个品种,甚至连别称都算不上。然而Pagadebit或者Pagadebito这样的称呼却实际被用在意大利多个产区的葡萄和葡萄酒的名称上。巴嘎代必特 Pagadebit 的中文直译意思是“还清债务”,大概是因为葡萄产量稳定丰盛,就从那些需要偿还债务的葡萄农那里得来了这样值得信赖的昵称。换句话说,这样的含义里,所指的葡萄可能是多种多样的,尤其是考虑到意大利各个大区里环境条件和种植品种的差异。如此想来,没有一个官方认可的巴嘎代必特 Pagadebit品种也就并不为其,不然倒是像只有种植这个品种才能付清债务了。

实际上,最重要的“Pagadebit/Pagadebito” 称谓至少对应了贝洛涅Bellone,绷毕诺-比安科Bombino Bianco和莫斯多撒Mostosa三种不同的葡萄品种。贝洛涅Bellone少量种植在拉齐奥Lazio大区,在当地被称为Pagadebito巴嘎代必托,是一个早发育、生长茂盛、易感霉菌又在酿造上需要谨慎呵护的品种,能酿造出高品质的干型和甜型白葡萄酒,但是由于管理和酿造上较为复杂,过去并没有被广泛种植而是逐渐被更容易打理的其他品种所替代了。

绷毕诺-比安科Bombino Bianco白葡萄发育晚,主要种植在Puglia普利亚和Lazio拉齐奥等大区,可能是这些品种间发生混乱的重要交叉点。因为葡萄品种间的外观特征差异并没有那么显著,而且一年四季里外观特征又不能同时被观察到,所以其实我们可以理解为何这个品种在历史上曾经被误认为是其他另外三种葡萄品种:包括同在拉齐奥的奥透内瑟Ottonese,阿布鲁佐Abruzzo大区的特雷比亚诺-阿布鲁瑟瑟Trebbiano Abruzzese和艾米莉亚-罗马涅Emilia-Romagna大区的莫斯多撒 Mostosa。这样,绷毕诺-比安科Bombino Bianco在历史上就被误当做其他葡萄品种种植在了意大利中南部的各个角落,比如,在艾米莉亚-罗马涅Emilia-Romagna大区,过去20-30年间育苗中心选育并提供给葡萄农的莫斯多撒Mostosa就被怀疑其实根本上都是绷毕诺-比安科Bombino Bianco,而莫斯多撒Mostosa葡萄在当地也被叫作Pagadebit,这也解释了为什么绷毕诺-比安科Bombino Bianco出现在了我们今天讨论的Pagadebit的话题里。。。而且更有意思的是,过去的种植传统里,不同的葡萄品种也不总是分开种植的而是经常混种在一起的,所以现在当科学家们试图从田间取样再进行基因研究时,这些相貌相似而又实际不同的葡萄就又进一步给想要正确取样的科学家们提出了挑战,很难搞清研究的对象到底是什么。真所谓,名为实之宾也。

莫斯多撒Mostosa几乎只种植在艾米莉亚-罗马涅Emilia-Romagna大区,谢天谢地。莫斯多撒Mostosa得到“还清债务” Pagadebit的殊荣,是因为葡萄所产的用于酿酒的果汁丰富 ,所以事实上Mostosa还有Scacciadebiti(甩掉你的债务)和Empibotte(装满酒桶)的另外两个美称。基本上,莫斯多撒Mostosa被很多专家认可是在过去用于酿造Pagadebit葡萄酒的葡萄中的一种,也因此被种植在相应的区域。很不幸的是,由于上面提到的原因,另一种用于酿造Pagadebit葡萄酒的则经常可能是被错误地当做莫斯多撒Mostosa种下的绷毕诺-比安科Bombino Bianco葡萄。 这种错误经年累月,至今的严重程度造成,法规如今只好规定Pagadebit di Romagna DOC应当由85%以上的绷毕诺-比安科Bombino Bianco葡萄酿造,其实本来更应该是莫斯多撒Mostosa。如果莫斯多撒Mostosa就是过去所称的Pagadebit葡萄,那大致可以理解成,法律规定以这种葡萄命名的葡萄酒需要用85%以上的另外一种葡萄酿造,主要是因为有太多人种错了品种。。。正是三人成虎了。稍微安慰的是,无论法律怎么规定,人们也还是没有很好的区分这两个品种,所以现在按法规要求的85%以上的绷毕诺-比安科Bombino Bianco葡萄酿造的葡萄酒中,不少实际上也使用的是莫斯多撒Mostosa葡萄,恐怕法规也还有需要再做修正的那天。最近的现代基因研究发现,莫斯多撒Mostosa和意大利最重要的白葡萄品种之一戛乐嘎内嘎Garganega也有着直系的亲缘关系,是意大利葡萄基因谱系中的重要一环。

再进一步,马尔凯Marche大区的帕塞丽娜Passerina有时也会被和莫斯多撒Mostosa弄混而被称为Pagadebit,而普利亚Puglia大区的蒙透尼克-比安科Montonico Bianco也在当地被称为Pagadebiti。甚至,在艾米莉亚-罗马涅Emilia-Romagna大区有观点认为事实上是存在一种独立的巴嘎代必特Pagadebit品种的,既不是莫斯多撒Mostosa也不是绷毕诺-比安科Bombino Bianco。事态的混杂程度一定也还不止于此,遍布意大利,每种Pagadebit/to/ti之间唯一的区别,恐怕只有葡萄农需要偿还的账目数量多少了。

产区

Pagadebit di Romagna DOC法定产区并不是一个独立的DOC法定产区,而是Romagna DOC法定产区中的一部分,描述了葡萄品种和产区的结合,具体的包括了亚平宁山脉北麓福丽Forli和滨海的里米尼Rimini、拉文纳Ravenna三点之间及周边的种植区域。

酒庄

Compedelsole,“太阳园”,是一个临近福丽Forli的美丽的现代化酒庄。

种植酿造

这款酒产自含砂质和钙质的黏土土壤,东向和东南向的田地,采用4500株每公顷的居由式Guyot架型栽种葡萄,现在的葡萄藤种植于1999年,藤龄20年左右。大致在九月上旬采收。

酿造方面,进行轻微的压榨,并把果汁冷却到摄氏13度,自然澄清18-24小时。之后转入不锈钢发酵设备在20度的控温条件下进行发酵。

发酵结束后,95%的酒液在不锈钢罐中熟成6个月,剩余5%的酒液同期在第二次使用的小橡木桶中熟成。熟成结束后装瓶,并稳定一个月后开始发售。

印象

油润饱满,混合了热情、新鲜和出人意料的复杂。

品酒笔记

明亮的中等柠檬色,边缘窄。香蕉、焦油、青梗和青草香气。干型,中高酸度,中高的酚类物质,中高酒精,饱满的油质感酒体。入口转为中等以上的菠萝、香蕉皮、杨桃、酸橙和茴香及少许奶酪味。余味长,包含吐司、胡桃、矿物感、湿石头和少许的蜂蜜。有结构感的酒体,充实的余味,良好的集中度和复杂度。92分。

试饮于2018年4月。

English Version
Banana, tar, stemmy and grassy on the nose. Dry, medium+ acidity, medium+ phenolics,
medium+ alcohol, round oily full body. M+ pineapple, banana peel, star fruit, sour lime, coriander with lesser cheese. A long toast, walnut finish with mineral, wet rock and lesser honey. Structual balance, solid finish and good intensity and complextiy. 92.
储藏与侍酒意见

良好的平衡和复杂度,现在就喝。

尾声

我们喝到的这支酒是什么品种呢?2009年前后绷毕诺-比安科Bombino Bianco才有了第一个官方克隆,这个种植于1999年的葡萄园究竟是莫斯多撒Mostosa,绷毕诺-比安科Bombino Bianco甚至是传说中的巴嘎代必特Pagadebit,又或者是他们的混合呢?谁知道呢。恐怕只有未来的科学研究才能给出真正的结果了。

意大利的葡萄和葡萄酒沉睡在大自然和乡间,而我们对他们知之甚少。然而,正是这样,探索才很有趣,不是么。
【本期完】

本文图片全部由Lulu和Freddo拍摄并拥有版权。【葡丛记】:Campodelsole, SAN PASCASIO, Romagna Pagadebit DOP, 2016是发布于VinoFreddo.online的文章,不允许被复制于其他站点。【葡丛记】:Campodelsole, SAN PASCASIO, Romagna Pagadebit DOP, 2016 is a post from: VinoFreddo.online which is not allowed to be copied on other sites

后记

亲爱的朋友们可能已经注意到,网站已经有一个月没有更新了。这段时间里,我们进行了2019年的第一次产区采访,也为2019年的文章更新带回了更多的一手素材。作为归来的第一篇文章,选择Pagadebit,其实是个半开玩笑的选择,另外也让读到这篇文章的朋友多少对葡萄酒研究中的各种困难能有一些亲身体验。想象已经结束的2018年,尽管更新了很多内容,但是仍然有很多的酒庄报道没有落笔,算是真正欠下了很多的“债务” 。希望在2019年第一篇的更新里,能像农民们一样得到好运气。在今年多写些文章,让我能多偿付一些经年的“债务” 吧。感谢那些支持我们采访和产区巡游的意大利酒庄的朋友们!

参考

* http://www.campodelsole.it/
* 《Native Wine Grapes of Italy》, By Ian D’Agata
* 《Wine Grapes》, By Jancis Robinson, Julia Harding & Jose Vouillamoz
* 《La Stirpe del Vino》, By Attilio Scienza & Serena Imazio

《您可以通过访问主站https://vinofreddo.online、分享本文、订阅、提交评论等方式来参与和支持我们的成长。》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